法律援助也盼“援助” 安徽日报

■ 本报记者 朱胜利

法律援助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有利于保障经济困难和特殊群体的合法权益。但记者调查发现,保障经费不足、志愿律师较少等因素,影响了法律援助的实际成效。案件补贴不计“智力成本”“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成本,常常高于给予的补贴,经济上吃亏。 ”——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志愿律师徐斌

“办理法律援助案件补贴与律师自办案件收入相差较大,在某种程度上挫伤了律师参与法律援助的积极性。 ” ——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陈洋

5月14日上午,在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服务窗口,安徽致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斌认真接待了一名前来咨询的群众。作为志愿律师,徐斌从2011年正式执业起就参与法律援助,现在每周都会抽一天时间到法援中心值班,每年承办法律援助案件60多件。

“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成本,常常高于给予的补贴,经济上吃亏。 ”徐斌说,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补贴不及平常案件收入的1/5。他给记者大致算了一下经济账:在律师事务所,他办理一起普通案件,一个诉讼程序不超过两个月,至少收费5000元;而办理一起法律援助案件,不但耗时更长,而且只有1000元左右补贴。

许多法律援助案件程序多又复杂,要支出更大的交通、材料和精力成本。 2012年,徐斌办理了一起工伤赔偿法律援助案,援助对象何师傅是一名电工。何师傅当时被合肥高新区某公司指派到一个建筑工地施工时受伤,高新区人社部门要求公司给予工伤赔偿,但公司表示不服,不断提起行政诉讼并上诉,该案至今没有办结。

记者采访时,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陈洋正在为一起婚姻纠纷法律援助案发愁,该案中的女方在合肥申请法律援助起诉离婚,而男方在上饶,办案律师要跑好几趟。根据目前的标准,志愿律师的补贴不会超过1200元。

陈洋指出,目前对法律援助志愿律师的补贴主要基于制作材料费、交通费等“硬性成本”,忽略了律师的“智力成本”,而律师办案更多的是“智力支出”。办理法律援助案件补贴与律师自办案件收入相差较大,在某种程度上挫伤了律师参与法律援助的积极性。法律义务面临“落地难”“法律援助需要更多律师,特别是资深律师的积极参与。 ”——庐江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江海

“政府要着力建立起法律援助机制和平台,鼓励多元主体参与,整合各方面资源,形成法律援助合力。 ” ——安徽大学法学教授陈宏光

在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大厅墙面上,一块公示牌发布了100多名志愿律师信息。陈洋告诉记者,合肥作为省会城市,法律援助人才多,仅市直律所就有2000多名律师。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每天安排7名律师值班,窗口服务4名律师,电话服务3名律师,“这样的条件是其他地方难以具备的”。

“我们县里律师总量少,法律援助资源与需求间的矛盾突出。 ”皖北某县法律援助中心负责人坦承,有时他们不得不在“半自愿”的情况下,指派律师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律师办案不积极,法律援助案件质量就达不到普通法律服务同等水平。该负责人说,随着广大群众尤其是社会特殊群体的法律意识不断增强,法律援助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这种供需矛盾也会越来越突出。

“法律援助需要更多律师,特别是资深律师的积极参与。 ”庐江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江海说,现在志愿律师数量有限,虽然《律师法》和《法律援助条例》都规定,律师必须承办一定数量的法律援助案件,但并没有具体规定律师必须如何履行这项义务。由于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回报低,资深律师一般不愿意承办,这在一定程度影响了法律援助案件的办理质量。

安徽大学法学教授陈宏光表示,新形势下,法律援助的观念要转变,政府要着力建立起法律援助机制和平台,鼓励多元主体参与,整合各方面资源,形成法律援助合力。同时,要重视非诉讼法律援助,由“救火”援助转向“防火”援助。·微话题·

@江苏日月江南:给力法律援助,应该设立法律援助公益基金,通过政府补助一点、社会筹集一点、热心人士资助一点的办法,也可征集法律援助志愿者参与法律援助活动,更好地维护受援人的合法权益。

@怕羞的影子:政府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对法律援助提供帮助的企业和热心人士给予一些政策优惠,以鼓励社会资金提供经费援助,鼓励有资质的法律人士加入法援律师,并督促相关部门加强协调工作。

@六安王锋:要分类实施分类援助,有的涉及到资金,可以帮助受援人实现资金立即到位。

@菏泽新志:鉴于法律援助是无偿援助,应该由民政等部门列出专项资金予以帮扶,毕竟这也是助民解困的好事。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