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应掌握的DNA鉴定知识四亲缘鉴定

2011年农历11月11日,翁W(女)与吴M(男)以农村风俗举行婚礼后开始同居生活,未领取结婚证。2012年5月10日,吴M在深圳工地打工发生意外身亡,2012年5月13日,雇主郭某与死者的父亲吴A、母亲吴B以及翁W通过协商,双方达成《意外死亡补偿协议书》,由雇主郭某某一次性赔偿吴M亲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供养亲属生活补助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合计130万元。以上赔偿款已由吴A、吴B领取。2012年12月1日,翁W女生育女儿翁小B。2013年6年5日,翁小B以吴A、吴B占有其父亲吴M的死亡赔偿金为由,诉至潮阳法院,请求分割赔偿款130万元。吴A、吴B对翁小B与吴M的父女关系存有异议,要求进行祖孙亲缘关系鉴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7月31日委托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吴A、吴B与翁小B的祖孙亲缘关系进行鉴定。该鉴定所于2013年9月11日作出汕大司鉴中心(2013)物鉴字第17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为:现行检测结果支持吴A、吴B与翁小B之间存在祖孙亲缘关系。对于翁小B的身份情况,有其母亲翁W与吴M同居生活的事实以及司法鉴定意见支持其与吴A、吴B存在祖孙关系的证据证明,故可以确定翁小B是死者吴M的女儿。判决吴A、吴B归还翁小B428530.43元。吴A、吴B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翁W与翁小B之间的亲缘关系作出“不排除符合”的鉴定意见,然而对于吴A、吴B与翁小B的亲缘关系鉴定予以确认,明显不符合客观逻辑。二审法院认为尽管汕大司鉴中心(2013)物鉴字第17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作出“不排除翁W与翁小B之间符合亲子关系”的结论,但对于上诉人吴A、吴B与被上诉人翁小B之间的亲缘关系鉴定却是明确存在祖孙亲缘关系,且翁W在原审期间已提交翁小B的出生证明、翁W生育翁某某的住院病历、村委会关于翁W与死者吴M举办婚礼的证明,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翁小B系死者吴M的女儿的事实。上诉人吴A、吴B上诉主张与翁小B不存在血缘关系,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最后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涉及祖孙亲缘关系的鉴定。祖孙亲缘关系鉴定,是指通过对人类遗传标记的检测,根据遗传规律分析,对有争议的祖父母与孙子孙女血缘关系的鉴定。一般是父亲或/和母亲已亡,或因某种原因不能参与检验,为了认亲、移民、继承财产、人户等,要求进行隔代祖孙之间亲权鉴定。

由于不能拿到案卷材料,为解释方便,虚拟了各方当事人的常染色体的基因分型,不考虑突变。注意,吴M的分型是没有的。

先来看翁W与翁小B的母子二联体鉴定,根据亲权鉴定技术规范的公式,列出翁W和翁小B的基因类型,如D8S1179,翁小B为16,就是PP,翁W8/16为PQ,计算公式为1/(2p)。

最后145659.4115大于10000时,支持生物学母亲。学会上面的计算方法,律师可以用来检验一些DNA鉴定报告。

祖孙亲权鉴定原理与鉴定父母子关系原理一样,规范为《生物学祖孙亲缘关系鉴定规范》。根据第一代基因型推测第二代可能的基因型,对于常染色体共显性遗传标记而言,最多可推出子代的4种基因型,每种概率为0.25。如果孩子的生父基因不能在假设祖父、祖母的基因中找到,可以排除他们的子孙关系。如果能找到,则不能排除,计算PI值。首先依据第二代基因型计算传给第三代生父(或生母)基因的频率,纯合子传递生父(或生母)基因频率为1,杂合子传递生父(或生母)基因频率为0.5。计算生父(或生母)基因由第一代传递给第三代的频率。根据检验对象不同情况分别计算GI值。孩子母亲参与检验,则按仅怀疑父亲三联计算,GI为生父基因由第一代传给给第三代的频率与随机人群生父基因频率之比孩子。

本案中涉及祖母与孙女之间的亲缘鉴定,也可以用X-STR标记进行检验,如果祖母与孙女之间没有相同的X-STR等位基因,可以排除她们之间的祖孙关系,如果有相同的等位基因,则不排除祖孙关系。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