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刑辩律师团队成长记

随着我国法治建设的逐渐完善,对律师专业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想做一名高层次的律师,必须向专业化方向发展。而让许多律师担心的是,一旦实行专业化,是不是会丢失很多业务,特别是对于刚刚执业的律师来说,专业化可能导致生存困难。如何提高律师的专业化水平,如何使专业化管理成为推动律所健康、稳步发展的正能量,成为律师专业化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刑辩律师专业化以及医疗法律服务专业化发展中的典型律所和律师代表发现,专业化不仅仅是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化,也是律师个人的专业化。律所的整体专业化优势有利于律师个人迅速走上专业化道路,而律所专业化的关键也依赖于律师个人的专业化。专业团队及律师个人都要考虑自己如何成为一名专业化律师,这是大势所趋,也势在必行。

“法庭上发言被法官打断,甚至被呵斥没水平怎么办?”“法官说节省时间提交书面意见不要展开讲了,又该如何应对”……近日,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刑委会主任赵运恒为大成所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年轻律师授课。一个又一个实操性强的问题,让年轻律师为之一振。

一方是业界知名的刑辩大咖,一方是懵懵懂懂的刑辩“门外汉”,这种言传身教乃至业务探讨,在大成所已成常态,也是大成刑事辩护走专业化建设的一个缩影。

曾几何时,刑事辩护被冠以执业难、收入低、风险高的标签,很多年轻律师不愿涉足,一些老律师纷纷转行。而大成所依靠十多年坚持不懈的专业化建设,形成一支实力强大的刑辩队伍,成为业界响当当的名片。

截至目前,大成刑委会成员超1400人,其中专攻刑辩的近500人,是我国规模最大的刑辩团队。全国律师协会刑委会委员中,来自大成所的近10人,不乏翟建、赵运恒、韩嘉毅等刑辩大咖,人数位列全国律所榜首。

内蒙古原政协副主席、公安厅厅长赵黎平故意杀人案,山西省太原市委原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柳遂记受贿案,江苏前首富、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单位行贿案,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原局长宋建国受贿案,北京市海淀区李某某等5人强奸案,北京首例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很多社会热点案件、大要案的辩护,都有赵运恒的身影。

其实,十多年前,赵运恒曾是一名“万金油”律师,做刑辩的同时也承接民商事案件,甚至开拓过证券业务,就像很多年轻律师一样,一度彷徨难以找到自我定位。

“到底要做一名怎样的律师?”从小有侠义梦想,当初为辩冤白谤而入行的赵运恒扪心自问后,很快便回归初心——做一名纯粹的刑辩律师。

那时候,身边都是“万金油”律师,刑事辩护的执业环境也无法与现在相比,出路何在?赵运恒认为,自古华山一条道,应走专业化之路。

“一名刑辩律师乃至一个律所,只有走专业化道路,在某个领域潜心研究,积累专业知识和办案经验,才能不断提升能力水平,为当事人提供更好的法律服务,获得更多的社会认可。”赵运恒说。

从2004年开始,赵运恒专心做刑事辩护,努力学习提升专业知识,在北京大学刑法学硕士基础上,又完成北大刑事诉讼法博士学业。

2006年11月,赵运恒力主成立大成律所刑事部,这是全国综合性大所中首个刑事部门。他还“霸道”地提出,以后大成所有刑事业务都归刑事部律师办理,刑事部律师不再办理其他业务。

这在当时遇到不少非议。虽然大成所高级合伙人会议全票通过,支持刑辩专业化探索,但业务“垄断”侵犯到一部分人的利益。赵运恒丝毫没有退缩,坚持将这项制度固定下来。

让赵运恒没想到的是,志同道合者甚多,不少刑辩大咖就是冲着这份专业化加盟大成所。他的继任者、大成所现任刑事部主任张成,在刑民诉讼之间摇摆了10年后,主动放弃民事业务,放弃常年法律顾问业务,投奔大成刑事部,正是因为他不愿做“万金油”律师,独爱刑事业务的高度挑战性、高度对抗性、高度成就感。

赵运恒是刑辩专业化的直接受益者。从靠精湛的辩护技能推动《中国电子报》社原副总编辑常林锋涉嫌杀妻焚尸案改判无罪,到通过辩护策略,实现李某某等5人强奸案中自己的当事人获缓刑,赵运恒在业界迅速崭露头角、打出名气。

今年6月1日,针对当前虚假诉讼多发的情况,大成所刑委会举办虚假诉讼刑事案件的法律理解与适用研讨会,17位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权威人士,各高校刑事领域顶尖法学专家以及刑辩大咖展开深入探讨,并与数十名大成刑辩律师进行互动交流。

在大成所刑事部引领下,大成全国40多个分所相继设立刑事部,越来越多的律师专职从事刑辩工作。2012年7月,大成所成立刑委会,统筹管理大成中国区刑辩业务。

赵运恒带领刑辩团队喊出“打造大成第一品牌”的口号。而向“第一品牌”迈进的强大动力,便是持续的专业化。

2011年7月,大成刑辩团队创办大成刑事论坛;2016年5月开始举办大成全国刑辩律师宣讲交流论坛,两三个月一期;2016年下半年创立大成刑辩学院;2018年开始举办青年律师公益培训班,每年两期……

“有人说‘万金油’是年轻律师的必经之路,因为年轻律师缺乏指导,案源少,需要经历艰难的成长期。我们则致力于为大成年轻律师打造一条专业化道路。”赵运恒说,从刑辩学院到公益培训班,都是助力年轻律师快速成长的订制大餐。

第三期青年律师公益培训班于今年4月在广东深圳举办,多位刑辩大咖以及法学专家、检察院检察长授课,既有专业知识的传授,也有庭审技巧的提点,还有价值观的传递,让年轻律师受益匪浅。

“年轻律师要迅速成长,就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大成所刑委会执行副主任张志勇说,大成通过加强团队建设、设置办案标准化流程、提高公共案源比重等,让年轻律师得到更多锻炼机会,保证他们的基本收入,让他们减少迷茫,坚定专业化道路。

张志勇说,不管是年轻律师还是大律师,都需要不断更新知识、提升业务能力,才能适应形势发展。大成刑辩宣讲、论坛和研讨会均做到与时俱进,比如去年中央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后,大成在10天内便举办了新形势下涉黑案件的依法辩护研讨会,今年7月还要举办这一主题的研讨会,指导刑辩律师依法辩护涉黑案件。

如今,大成刑辩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在大成所内部的优秀评选中,刑委会连续4年得票第一,成为妥妥的“第一品牌”。

时间回溯到2016年1月7日,快播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超过百万名网友围观庭审直播。人们在为司法公开叫好的同时也见证到了刑辩律师的风采,其中就有张志勇。

张志勇回忆说,当时辩护有3个重点,即技术无罪、避风港原则及电子证据存在瑕疵。他提出涉案淫秽视频剪裁受到“污染”,硬盘来源不明、未被封存,鉴定机构的客户与快播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等观点切中要害。最终,多名被告人最高仅被判处3年半有期徒刑。

张志勇感慨道,自己从事律师工作10年,一直在大成做刑辩律师,长期专注诈骗类犯罪和涉电子证据犯罪案件,成功办理了一批大要案,快速成长为大成所这一国际化大所的高级合伙人,均得益于专业化。

从2016年起,大成刑辩学院相继成立大成精细化辩护、诈骗犯罪、职务犯罪、公司犯罪、金融犯罪、毒品犯罪、走私犯罪、企业合规与刑事法律风险防范8个研究中心,细分辩护领域,总结提炼经验,培养大成刑辩律师的专长。

“让无罪的人免遭刑事追诉、让有罪之人受到公正审判,这是刑辩律师的价值追求,也是很多人入行时的情怀。”赵运恒说,专业化让大成刑辩人感受到刑辩在保障人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的价值,赢得了当事人和社会的尊重和认可,从而更加坚持这种情怀和追求。

近年来,大成刑辩律师每年都成功办理三四十起无罪辩护案。曾代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的大成刑辩律师娄秋琴,去年一年就办结4起无罪辩护案,全部是涉及民营企业家的无罪案件。

面对一些涉众型大要案、涉黑案等被告人众多的案件,大成刑辩团队加强合作。如在天津权健案中,大成刑委会调集上海、北京、天津、南京、石家庄、太原6地15名刑辩大咖代理。“专业化让我们可以从容应对案情复杂的刑事辩护,一个案件不管要多少专业刑辩律师,我们都能应对,不需要请外援。”张志勇自豪地说。

如今,大成刑辩人活跃在司法一线的各个角落,不仅在一系列大要案中能够看到他们的精彩辩护,哪怕是法律援助的小案件中也有大成刑辩大咖的身影——他们组建法律援助团队,要求每人每年都得代理法援案件,大成刑委会提供额外经费补贴予以支持。

在赵运恒看来,大成刑辩专业化之路没有秘密可言,就是在我国法治建设的大浪潮中顺势而为。随着国家民主法治建设的深入推进,公民权利增长,法治意识提升,对人身权利更加重视,加上刑辩律师执业环境的大幅改善,吸引更多人才投身刑辩工作,为专业化奠定了基础。

大成刑委会人员的两次大幅增加,让赵运恒印象深刻。一次是在2012年、2013年左右,另一次就是最近这两年。

就前者而言,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提出全面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同时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实施,人权理念进一步彰显,掣肘刑事辩护的会见难等问题得到缓解,刑辩律师迎来发展的春天。

虽然发展形势良好,这两年赵运恒危机感很强。他说:“我们明显感觉到,当事人对刑辩律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同时,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公检法的专业分工越来越细,这些都督促和倒逼我们继续深化专业化。”

赵运恒分析道,法院、检察院落实司法责任制,将更多优秀司法人员推到办案一线;通过内设机构改革,让司法人员专注于某一类案件的办理,如专人负责金融犯罪、知识产权犯罪等,如果刑辩律师不够专,就难以应对这种新变化,既无法保障当事人权益,也不利于公平正义的实现。

于是,大成刑委会开始探索专业化升级版——精细化。除了设立8个研究中心,去年以来,大成刑委会还积极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法学院系合作,充分利用各院校的不同专业优势,一起举办实务性强的各类刑事论坛、研讨会,面向学生开设不同种类的大成讲堂,推动刑辩律师汲取高校营养,在某一领域再深造、再提升。

“下一步我们也要和检法一样,把刑事业务门类化,进行精细化分工。”赵运恒呼吁进一步完善立法,全面有效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行业协会要为刑辩律师执业撑腰,并对刑辩律师分门别类进行系统性职业培训。

◆截至目前,大成律师事务所刑委会成员超过1400人,其中专攻刑辩的近500人,是我国规模最大的刑辩团队。全国律师协会刑委会委员中,来自大成所的超过10人,不乏翟建、赵运恒、韩嘉毅等刑辩大咖,人数位列全国律所榜首

◆从2016年起,大成刑辩学院相继成立大成精细化辩护、诈骗犯罪、职务犯罪等8个研究中心,细分辩护领域,总结提炼经验,培养大成刑辩律师的专长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