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中的那些法律趣事

《长安十二时辰》作为一部优秀的国产剧,因其值得推敲的剧本、扎实的叙事而在2019年爆火。《长安十二时辰》之所以能火,恐怕与其对唐朝时代的考究不无关系,至少观众在剧中很少看到穿错衣服、说错话的情节,而作为一部古装悬疑剧,自然要涉及到法律知识,因而我们就来看看剧中唐朝律法有关的情节。

张小敬被檀棋从地牢带到了一处废院,李必道,他可以让张小敬得到赦免,而张小敬则说自己犯的是不义罪。

“十恶”一词,于现代人来说最熟悉的应该就是“十恶不赦”这个成语,而这个成语的出处,就是唐朝的这个罪名。

唐朝的“十恶”制度发源于《北齐律》的“重罪十条”,后来经过隋朝《开皇律》才正式确立十恶制度。

按照《唐律疏议》的记载,张小敬所犯的“不义罪”有两种情况,一是“女子听闻自己丈夫死后不办丧事、寻欢作乐、脱去丧服穿吉服、改嫁;二是是杀了自己的长官、地方长官、县令、自己的老师”。

从“不义”罪我们不难看到,犯此罪乃是触犯了封建时期的伦理纲常,是触犯了当时人们心中的红线,当然是不能得到赦免的。

这段话中提到了当时的文官重臣,武官将领,被尊为国公的道人,还有当时已经为官的文豪(何监的设定就是历史上的贺知章)。这段话一出,唬的张小敬一愣一愣的,也就相信了眼前这人确实可以帮自己脱罪。

在《唐律疏议名例》中确实记载了有八种身份尊贵的人可以获得法律上的优待,史称“八议”而按照当时的律法,这八种人无一不是当时身份显赫之辈。(“八议”是指八种身份地位极为尊崇的人犯罪时候适用特权的统称,包括了皇亲国戚、三品以上大员、道德高尚者、功勋卓著之辈。)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唐朝的特权阶级犯罪,确实有很大的优待,但就算是“八议”这种有极为优待的人犯十恶之罪,也是不能从宽从轻的,更何况只是一个不良人的张小敬。

而在第二集时,当崔器对张小敬说李必保不了你时,张小敬愤怒地拿着弩对着李必,虽然最后没有将弩箭射向李必,但愤怒之情溢于言表,观众们也肯定都看到了这一幕。联想到在最开始张小敬听了李必自我介绍后的反应,也就能明白他为何会这么愤怒了。

可以看出,第一集时,张小敬并不是很清楚唐朝法律中关于特权的规定,所以相信了李必可以帮助他脱罪的话。

不过这个地方的设计则可以看成是为了凸显人物冲突的剧情需要,所以不相信法律,相信眼前的年轻人。不然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唐朝负责侦缉逮捕的官差,会不懂唐朝的律法。

同样是第一集,张小敬提起崔六郎,李必说他“私放钱贷,超过长安容忍的限度,也是死罪”。这个地方的“私放钱贷”其实就是我们俗称的“放贷”,而在唐朝,放贷也是极为盛行的。不仅是普通百姓有银钱的会放,就连王公贵族也会放贷。

在《高季辅传》中就有相关记载:“公主之家,……贵勋之家,……放贷出举,追求什一。”这里的“出举”,是指有利息的放贷。

在《唐会要县令》中也说:“郡县官僚,共为货殖,竟交互放债侵人,互为征收,割剥黎庶。”

在《唐律疏议杂令》规定:“诸公私财物出举者,任依私契,官不为理。每月取利不得过六分,积日虽多,不得过一倍。”

从“每月取利不得过六分”可以看到,唐朝的放贷利息是有很严格规定的,只要不超过这个规定,就不会被算作是违背法律。

在第三集中,张小敬追狼卫到了怀远坊,狼卫挟持了一名拜火教人质作为要挟,让当时正在举行拜火仪式的人将张小敬轰出去。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后来这名狼卫是被唐朝官府捉到,对于狼卫在怀远坊的行为如何定罪?

当时唐朝的长安是世界的中心,这里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唐朝的官员们为了更好的管理这些外邦人,在唐朝的律法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化外人制度”。

在《唐律疏议名例》中对这个制度也有很详细的规定,当中有记载“诸化外人,同类自相犯者,各依本俗法;异类相犯者,以法律论。”

翻译过来就是“外国人在唐朝犯罪,如果是同一国家的人,依照他们国家的法律定罪处罚,如果是不同国家的人,则适用唐朝的法律。”

按照剧中剧中的设定,狼卫是剧情需要虚构的一个团体,不过剧中的设定是突厥人;而拜火教在历史中确实真实存在的,他们是从波斯帝国传过来的,所以剧中的这次冲突可以看出剧中的这次挟持人质的事件是不同国家的人,按照“化外人制度”就应该适用唐朝的律法。

《长安十二时辰》是一部颇为考究,服化道精良的优秀国产电视剧,剧中对于法律适用的问题也是符合现实,如果有对古代法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拿此剧作为学习和研究的材料。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