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顶级疫苗专家因抵制羟氯喹被调职,律师团队

当地时间4月21日,美国政府负责开发新冠病毒疫苗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BARDA)主任瑞克·布莱特(Rick Bright)突然被调职。今天(4月22日),布莱特发表声明称,调职部分原因是他限制使用了特朗普推荐的药物。

而在今天召开的白宫记者招待会上,当被问及布莱特是否被赶下台时,特朗普含糊其辞地回应,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不知道他是谁,从没听说过他。

截至目前,白宫和负责监督BARDA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方面,均并未对此事作进一步回应。

布莱特在声明中写道,美国政府投资数十亿美元是为了研发出安全而科学的新冠病毒传播解决方案,而不是通过缺乏科技价值的药物和其他技术。我之所以站出来,是因为要对抗这种致命的病毒,必须由科学来带路,而不是政治或任人唯亲。

布赖特自2010年以来,一直担任BARDA流感和新发传染病司司长。2016年底他被任命为BARDA的负责人。4月22日起,他被调往另外一个较低职位。

根据布莱特的说法, 与政治领导层的冲突以及拒绝为潜在危险药物提供资金,是被边缘化的两个原因。

首先是高层冲突问题,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他是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和助理部长鲍勃·卡德莱克(Bob Kadlec)发生了直接冲突。

至于药物方面,布莱特表示,他限制了氯喹和羟氯喹的广泛使用,并拒绝将其作为万灵药推广,因为这种药物显然缺乏科学价值。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羟氯喹被视为可有效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的神药,但这一判断并未经过广泛的临床试验,而目前大家开始关注这种药物在治疗期间,对心脏等产生的副作用。

特朗普此前不断兜售该药,称其为天堂的礼物、 抗疫中的游戏规则改变者,又指如自己患病愿意服用羟氯喹做治疗,还在4月13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吹捧可能的效果。

包括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内的公共卫生官员等医学专家多次强调,尚未证实这种药物是否可以对抗新冠病毒。

英国路透社、《纽约时报》等外媒4月22日援引美国退伍军人健康管理局的一份最新分析报告称,羟氯喹未能给美国退伍军人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带来任何用处,反而存在更高的死亡风险。

目前,巴西的氯喹试验已被缩短,因为在使用氯喹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期间,出现患者死亡的情况。最新数据显示,高剂量组41人中有16例死亡、低剂量40人中有6例死亡,研究人员指死亡率明显不同,而且他们发现高剂量使用该药物,与患者出现严重的心律失常或心律不齐存在关联。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4月18日也表示,当地一些使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进行自我治疗的医护人员已显示出腹痛、恶心和低血糖等副作用。

对此,法国药品局4月10日对服用羟氯喹治疗的副作用发出警告,称尤其要警惕对心脏的袭击。

据《华盛顿邮报》4月13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此前在一个为其雇员提供新冠肺炎疫情相关信息的网站上也发布如下建议:不建议患者使用该药物,除非是医疗专业人员将其作为正在进行的调查研究的一部分而开出处方。羟氯喹有潜在的严重副作用,包括心源性猝死。

据美媒报道,布莱特将向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监察长,即内部的道德监督机构,提交举报材料,申请对整个事件进行调查。调查这个政府如何将BARDA的工作政治化,并向我和其他那些有良知的科学家们施压,让他们资助那些与政治联系、缺乏科学价值的公司。

他的律师团队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提到,政府将其从原职位上解雇,是简单的报复。

律师团队成员认为,政府拒绝被指出错误,拒绝听从专家的意见,其结果是将继续给美国人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