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难题”让扶不扶起老人,变得难以抉择,

“电车难题”:一个情绪失控的人,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后就要撞到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个情绪失控的人,在那另一条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考虑以上状况,你应该拉动拉杆吗?

这是著名哲学家Phillppa Foot提出一个社会伦理道德问题。按常理推断,多少人会选择去拉杆,救助五个多数的人,而选择让少数一个人处于危险之中。问题在于,如果是你去拉了拉杆,就会有一个人因你拉杆而失去生命,拉杆的人也就成社会了不道德的人。如果你选择了作为旁观者,不去有所作为,那么,就会成为一个更加不道德的人,因为有五个人,会因为你的不道德而失去生命。

老人受伤倒地,假设是在老人受伤与你无关的前提下,该不该扶起来,该不该进行救助?情形就与“电车难题”很类似。如果你扶起了老人,对他进行了救助,那么问题来了,按现行的法律判罚案例,你就要去证明与老人的受伤无关。否则,很可能你就成为了“造成”老人受伤的人。

如果你选择不去救助受伤的老人,又会成为一个不道德的人,自己内心难安。过去有人受伤,并不会有这类问题,多数人会积极救治伤者,龙爪手曾经扶起过两位伤者,并没有任何不利的情况发生,曾几何时,变成了老人受伤,没人敢扶了?

南京徐老太太判罚案,是老人敢不敢扶争议的始作俑着,这个判罚案例的问题在于为社会传递了一种错误的导向:法律的利益归于伤者。

老人受伤倒在地上,有人或者有车经过,扶与不扶,伤者在没有任何与路人有关证据的情况下,法律是根据那条判定路人存在着过错的,路是公用的,法律并没有规定不能在老人附近行走。遇到此类问题,可以还路人清白的只有监控录像了。

人证,一般是指望不上的,多数人怕麻烦不愿意去作证,或者是对社会舆论导向有看法,也不愿意去作证,除非对这种积极作证的给予奖励。现代文明程度的提高,更多地要依赖法律的保障。因为人与人自己的社会关系,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在这类法律纠纷中,经常都是老人作为原告,受伤就成了最有力的证据,再加上几个力证路人有责任的子女,被告路人处于一种非常被动与不利的地位。即使是最后由监控,或者其他人证表明了路人的清白无辜,最后法律判罚的结局也不是令社会舆论满意的。无辜的路人是一种无奈感,而违法敲诈的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有些老年人作出这种诬告的事情,从教育上是可以理解的,过去那个年代,民众受教育程度并不高,特别是受文明教育、法制教育的程度不高,这些老人思想中的法制观念,是一种争吵斗嘴式的形式,或者可以说大脑里,完全没有一个法治的概念。

中国正在进入一个老龄化的国家,有关老年人的法律道德风险正在增加,老年人的法律意识淡薄,已经影响到了社会文明生活环境,对老年人的法律、道德再教育已经成为了社会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最基层的社会管理单位“社区”,应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法律是维护社会和谐、文明的基础,而法律首先应该保护的是守法人的利益,而不是违法人的利益,这样的法律才能弘扬社会的正气,社会的正能量才能得以生发。

所幸的是,在5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工作报告时,明确了这样一个概念,周强表示,要通过一系列案件审理,破解困扰群众多年的“扶不扶”、“劝不劝”、“追不追”、“救不救”、“为不为”、“管不管”等法律和道德风险,坚决防止“谁能闹谁有理”、“谁横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和稀泥”做法。

如果有了强有力的法律作保障,遇到老人受伤的时候,你会不会去扶?请说说你的观点、看法。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