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解读:假释不等于刑满释放,黄光裕至少需

6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同时,大家对此也有一系列问题。假释的适用条件是什么?假释的程序是什么?需要提交什么材料?关于考验期限,刑法是如何规定的?考验期内有哪些注意事项?能否直接出任公司高管?

对此,我们从法律专业角度,结合《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公司法》进行解读上述的这些问题。

关于假释的适用条件,《刑法》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的,可以假释。从时间层面来看,黄光裕原判刑期为十四年,到现在,服刑时间已接近十二年,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程序方面,根据《刑法》规定,由执行机关,也就是其所服刑的监狱向中级以上人民法院提出减刑建议书,由法院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那么,需要提交的材料,除了减刑建议书外,还有哪些?按照《规定》,提出假释,需要提交以下材料:

考验期该如何计算?《刑法》对此有规定,有期徒刑的假释考验期限,为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黄光裕的刑期截止时间为2021年2月16日,故考验期自裁定被依法作出之日即2020年6月24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那假释后,是否就“彻底”自由了?比如,想去哪玩就去哪玩,想见谁就可以见谁?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件事,假释在我国刑法中是一项重要的刑法执行制度,它并不等同于刑满释放,在缓刑考验期内,黄光裕的身份依然是:犯罪分子。因此,在假释考验期内,他必须依法遵守相关规定,不能真正“随心所欲”。

依照《刑法》规定,倘若在假释考验期限内,发生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有关部门关于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的行为,尚未构成新的犯罪的,应当依照法定程序撤销假释,收监执行未执行完毕的刑罚;构成新的犯罪的,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

此外,在假释考验期限内,如果发现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

处于缓刑考验期的黄光裕,能否走向台前,直接出任公司高管?应该是大家关注的焦点问题。

与这个问题相关的法条是《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该条文对被判处刑罚的人员担任公司高管的资格进行了限制: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还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选举、委派董事、监事或者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该选举、委派或者聘任无效。

要回答前面的问题,需先从罪名开始看,黄光裕当年所犯的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以及单位行贿罪。

其中,内幕交易罪被规定在《刑法》分则第三章第四节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中,非法经营罪被规定在《刑法》分则第三章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中,二者都属于《刑法》分则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范畴,而单位行贿罪则属于《刑法》分则第八章贪污贿赂罪的范畴。

可见,按照法律,黄光裕若想走马上任,出任公司高管,至少需满足“执行期满五年”这个条件才可以。

综上可见,相较于在监狱服刑期间,黄光裕在假释考验期内所拥有的“自由”会更多,但该“自由”的取得,需严格遵守法定程序。而且,身处缓刑考验期的黄光裕,不管在人身方面,还是任职方面,其实都不是绝对自由。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