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组织罪成立,玛莎拉蒂女谭明明,可能不是

谭明明案发至今,已经11个多月了,还没有判决。谭明明死刑不可能,很可能是无期徒刑,但是如果是判15年,也不意外,是有法可依的。

还有一种可能性很小的,但有可能引起案情突变。从目前的案情进程分析,这种可能性正在变大——谭明明甚至不是首犯!

商丘市检察院提交的起诉书名字为:《被告人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素梅、王交通等人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案。商丘市检察院认为,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共同犯罪中,谭明明系主犯,刘松涛、张小渠系从犯。

2011年5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被追究驾驶人刑事责任。”醉酒驾驶的界定标准为:每100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高于或等于80毫克,为醉驾。交警在对谭明明进行酒精测试时发现,100毫升血液内酒精含量高达167.66毫克,认定其为醉酒驾车。

商丘市检察院公诉书中指控:酒后,张小渠曾电话联系代驾,在代驾到来之前,谭明明驾驶玛莎拉蒂莱万特越野车,拉着刘松涛、张小渠离开。

这一个细节很容易被忽略——如果法院认定:是刘松涛或者张小渠,让谭明明驾车上路的。

这个人就有了教唆犯中的组织犯的歉疑,一旦认定,上车以后所有的犯罪,都可能以这个组织犯为首犯。

由于教唆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应按照刑法关于主犯的处罚规定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应按照刑法关于从犯的处罚规定处罚。

另外一个或者两个被告人,教唆罪中的组织罪一旦成立。谭明明案没准会有两个或者三个主犯。

教唆犯,是指以劝说、利诱、授意、怂恿、收买、威胁等方法,将自己的犯罪意图灌输给本来没有犯罪意图的人,致使其按教唆人的犯罪意图实施犯罪,教唆人,即构成教唆犯。

根据《刑法》第二十九条:教唆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作用的是从犯。

谭明明案中,如果有一人教唆犯中的组织犯成立,按照现行法律,就是教唆犯中的组织犯。

也就是说,刘、张一旦被法院认定为组织犯,不但要成为主犯,而且还是排在谭明明前面的首犯!

有人说,刘、张也醉了。这个不重要,喝醉了犯罪没有减轻处罚的环节——谭明明如果不是醉驾,她的罪过也不会这么大。

公安机关取证的目击证人证词,价值上升到足以让法院不顾被告人的回忆,而采信目击证人的证词。

如果法院采用证人的证词,证明刘松涛或张小渠确实是教唆犯,不仅可以为她承担罪责,更重要的是:一旦法院认定——刘松涛或张小渠是教唆罪中的组织罪,案情就会出现大反转:

案件拖了这么长时间了,本身证明,案子越来越复杂了。从目前的案情进程分析,这种可能性正在变大。

大家主要在盯着民事赔偿,实际上谭家已经拿了457万,已经是中国近些年醉驾的最高赔偿了,法院参照最高法颁布的典型案例,即便硬判,法律上也没有太大争议。

真正人法院头痛的是:这个民事赔偿绑架着刑事判决。《刑事谅解书》不签,法院刑事上不好判决。法院亲自出面协调受害人家属,谈判至今未果。法院急于解决民事赔偿,很可能是:法院刑事上的考虑,和受害人家属期望值相差甚远,所以,只有拿民事赔偿,平息受害人家属的情绪了。

所以,谭明明案真的有了大反转,大家不要意外!双方个人都有律师,谭明明案全国曙目,法院依法办案还如履薄冰,不会胡来!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