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娜律师:做律师就是一种修行,做有温度的法

从2008年入职至今10多年了,自从选择律师行业的那一刻起,作为律师的我们就踏上了一条路,路上有伙伴,有毒蛇,有坎坷,有收获,但作为律师,成长的道路没有尽头,我们永远在路上。

在刚开始入职的时候,日子难吗?毋庸置疑,难。我呢,又选择了一条难上加难的路:不做助理,自己闯。

刚从业时,我是个名副其实的三无人员:没背景、没人脉、没有高学历。2008年和2009年,我怀抱着理想和热血一头撞进江湖,也曾无数次在梦中闪现自己为民请命、匡扶正义的英姿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背影,直到完全踏入了律师这个行业后才发现,现实远比想象中的还要骨感。

开始时,为了能省一块钱的公车钱,3站以内我都选择步行,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冰天雪地。每天中午的食堂吃饭,我都会多要一个馒头,这就省了晚饭钱。我有一套正装,也只有这一套正装,那是不敢常穿的,怕穿坏了还得花钱买,怕穿脏了还得花钱干洗……回头想想,当初能坚持下来,就是要给自己的选择一个交代,对自己负责。

慢慢的我有了第一个案子,第一份法律顾问,第一个新三板公司,第一个IPO ……现在我仍在路上前行,与刚上路时相比,多了一点勇气和从容。

在大连,律师行业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大连的经济是多业态融合、产业融合发展,经济的活跃程度给律师行业提供了最基础的经济环境及发展土壤,大连经济的对于青年律师来讲,最基础的经济环境为其生存阶段、发展阶段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障;同时,多业态融合的经济给青年律师提供了各个类型的案件的接触、了解以及深耕的客观条件,更有利青年律师的发展,更有利整个当地律师行业的发展。

第一阶段:生存阶段第二阶段:发展阶段第三阶段:实现行业情怀第四阶段:实现家国情怀

青年律师需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同时也需要大量的案件来积累经验。刚开始从业的时候我很浮躁,恨不得立刻接一个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案,来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现在想想,老天待我不薄,从业之初,幸亏未碰到大案要案,否则一不小心真的要做冢中枯骨了。

做诉讼的律师,都清楚也都明白,案件的最终走向不单单是法条,初执业的律师之所以不敢对案件做大方向结论的预测,原因在于我们对该专业领域案件的裁判要旨、裁判规律不熟悉。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足够多的案件来积累经验。

经过原始积累期的锤炼和学习,青年律师应该选择走专业化,就是坚持自己定位后的方向,结合自己的特长、所经办的案件,关注该专业领域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并就专业领域案件的裁判要旨、裁判规律等进行归纳总结,形成专业标准。力求每一个专业案件都做到精益求精。

我在发展阶段的时候,对股权、知识产权、高新技术法律非常感兴趣,就结合自己的特长以及以往的经验,深入研究专业领域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并就这三个专业领域进行深耕。最近,我与几位法学前辈共同编纂大学教材《网络法学教程》,顺利的话,在今年年底会面市。

青年律师需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包括了短期规划以及长期规划。青年律师的战略布局是设立长期目标并对实现目标的轨迹进行总体性、指导性谋划。作为发展阶段的律师,要有正确的战略眼光和敏锐的洞察力,牢牢把握律师行业发展方向和市场导向,才能推动自身的律师业务在新常态下实现突破发展。

作为一个律师,我一直坚信:每天的开庭应诉,是我的日常工作,但是,对当事人来讲,也许这辈子就这么一件事,我们律师得对当事人的负责,对当事人的这份信任负责。正如吕红兵前辈所说:“我们办的不是案子,是他人的人生。一个案件的背后,就是一桩婚姻、一户家庭、一个人的自由、一家企业的未来。”

以前的我,看了太多的尔虞我诈、背信弃义之后,对待律师的工作、对待当事人是没有过多感情投入的。对待案件,胜和败是在我的工作中仅有的两个选项,我只是冰冷冷的去追求胜利。胜利是我唯一想要的, 我喜欢胜诉给我带来的称赞、我喜欢胜诉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我喜欢胜诉让我自信心爆棚、我甚至病态的喜欢胜诉让我变得自负,我以为胜利可以帮我解决所有的问题。

开篇的故事中,像女孩一样的人已经为他们的错误付出了对价,他们渴望重新做人重新生活,但社会永远带着有色的眼镜习惯认定他们是坏人,甚至连至亲至爱的人都把他们拒于门外。结果到头来可能逼他们再度走上犯罪的道路。

我突然发现:我一直执着追求、自认为可以帮我解决所有的问题的胜利,却控制了我的方向,把我变成一个冰冷的讼棍。但我心里知道,我不是讼棍,我是律师,我是法律人。作为律师,我应该并且理所当然地去追求胜利、追求法律正义;但同时,我还是法律人,是肩负社会责任的,法律人的灵魂是有更多温度的,要有温暖的胸襟去怀抱去接纳这个社会,去温暖这个社会。

作为一个法律人、作为一个有温度的法律人,作为一个肩负社会责任的法律人,在胜败之外我们还有一种选项叫做:圆满。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