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看来,死得真冤枉!当初跟方方打了2场官司

柳忠秧因疾而病逝,年仅48岁,虽然惋惜,但生老病死是无可奈何的事,那为什么说,现在看来,他死得很冤?

柳忠秧(1969-2017),湖北黄冈县人,著名诗人、文化学者,代表作有《楚歌》《岭南歌》《国骚》《楚颂》《天下洞庭天下楼》《圣美大江》等;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东省、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果要写清楚方方与柳忠秧的交恶过程,个中曲折等等,会很烦琐且长篇,使人看着头晕。

方方在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时,微博发言质疑参选者柳忠秧“搞定了全部评委”,而最后,获奖的却是周啸天的《将进茶》,更狗血的是,方方说柳写的诗很差,周的更差,对比一下,柳还是好一点点。

好吧,她喜欢这样认为,也算了,但更大的问题是,她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质疑诬陷他人贿选贿评,在两次接连败诉后,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公开道歉。一副“老娘就这样,你能拿我怎么的”的姿态。

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明明是刑事诬陷他人,却变了民事道歉,她明明输了官司,却在舆论上,大获全胜。

中学时很喜欢看鲁迅先生与其他文化界名人的论战,花边新闻小道消息,虽然精彩,但都信不过,最精彩的最可信的,莫过于双方阵营的论战原文。

就如厨师要以菜肴论优劣,武林中人要以拳脚论英雄,赌徒要在赌桌上决胜负,古惑仔争地盘,就要拿刀打群架,再加一句:仆街,敢踩我地头,劈佢(老母)!

文人相争,尤其是方方这级别的,与古惑仔的流血群殴互劈的低级方式,是有天壤之别的,她阴狠毒辣,伤人、杀人于无形之中,她发表的这一篇6000字的文章,直接将柳忠秧,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

而愣头青柳忠秧,在傻傻的静静的等候法院判决书,第一次胜诉了,他很开心,可是,怎么方方不道歉呢?

柳忠秧,实在太傻了,太单纯了,太嫩了,从一开始等法院判决书时,你就输了,输得体无完肤,悲壮惨烈,俗称:输得底裤都没了。

方方那6000字文章广为传播,以假乱真,刀枪剑戟齐出,有明砍的,有放冷箭的,招招致命,刀刀入肉。柳忠秧啊,你怎可以不还招的呢?

下面,就详细的看看方方这6000字,堪称集文人论战,办公室斗争,误导舆论,造谣诬陷,抹黑诋毁于一炉,用心极之阴鸷的一篇文章,但却偏偏牢牢占据了舆论制高点,在当时,被广泛支持与认可。

方方这篇文章,鄙人看了不下10遍,人性的扭曲阴暗,算是在她身上,在她文章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方方此文作于2015年4月17日,经多方转载,传播极广,一时哗然,震撼舆论界。现截图出处为某书社发表于4月19日。

图一重点是标题中,质疑这两个字,方方把想象的虚构的猜测的,全部写得以假乱真,活灵活现。且你柳忠秧还很难追究刑事责任,毕竟,文章标题是质疑嘛。而且,给读者的感觉,这标题还单刀直入,正气凛然呢。

方方时不时会提及自己不太懂法律,不太会玩微博,手机,电脑等等,呵呵呵,你信,你就傻雕了。

金庸武侠小说中,武功高绝的人,总有一句:老夫说一不二。敢说不是?反手就是一掌拍死你。

14年智能手机比较普遍了,方大妈你应该就在用吧,你千万不要又来这招:我不会用手机,看完就删了。

如果删了没证据了,就别BB,如果没删,贴证据出来。根据法院判词,方方并无证据,可知,方方是删了。

到底是删了?还是别人根本没有发短信?又或了发了短信,内容根本不是如方方所讲的那般不堪?一切,都死无对证,只能,听方方说了算。

四肢不全,割掉鼻子,要杀她,换谁,收到这样的恐怖短信,都会报警且保留证据吧?方方她,偏偏不报不留。

查证了一下,柳忠秧在此之前之后,一生之中,都无任何违法犯罪记录。那方方说的违法行为,是怎么回事?

真是脑筋急转弯啊,原来就是上一段发短信的事,这事既无保留证据,也没有报警处理,也没有法院判决,怎么柳忠秧就变了有违法行为的人了?

原来,违不违法,都是方方一句话的事,她说你有违法犯罪,就一定是有的了。这,就是她的逻辑思维。

方方精得很,为了加强逻辑,她在上一段说了:她理解他是个上进的苦孩子(仁慈好心肠的老太婆形象),不想追究(所以没保留证据截图),写个书面道歉吧(看,领导派头早已有,难怪,后来叫张伯礼院士给她道歉。但据了解,柳忠秧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写道歉信给她),方方捏造了柳给她写道歉信,之后继续说:没任何诚意(这孩子,写个道歉信都不会),至于下边的:炫耀,造谣,把柄……不用说了,还是老规矩,方方说了算。

我作为xxxx,xxxx,这一彰显身份的分式,下面会多次出现,大家,习惯就好,忍一忍吧。

方方经常摆出一派世外高人,生性疏淡,啥事不管的派头,但,从T诗人简介这一段看,方方她比神探狄仁杰,还要福尔摩斯。

张伯礼院士奋不顾身地指导抗疫工作,在方方眼里,叫做“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伟业”,方方的思维是:她写几篇日记,是针砭时弊为民发声的伟大创作,别人,都是瞎搞而已。

学历低,水平低,一篇文章都写不顺畅,……无人不知,……这可以看出方方踩人有多狠了吧,明刀明枪的砍劈。

上面明明说了人家贫苦出身,努力至今,也不容易……这不摆明了是既要装仁慈,又要下屠刀杀人吗?

说了一大堆,简单概括如下:岂有此理,你们不知道,是方方说了算的吗?你们居然也想说了算?太过分了,方方她老人家,生气了,后果开始变得严重了……

但,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借钱帮朋友,跟贿赂,是有本质区别的。从后面两次广州法院判处书证明,方方毫无证据。

人家柳亲口说的?说的意思大概是好朋友有困难,钱可还,可不还,我柳是个仗义疏财的人,而方方,明显在断章取义,恶意曲解。

好人啊,主持庆功会,举办朗读会。但刚刚还说了大爆冷门,这前言不对后语,口不对心啊,方老太。

看看,突然间,方方画风突变,严谨起来了,她想干啥?原来,都是假装的严谨,她正在刻画和渲染柳贿选的内幕呢。

看来未必,选举投票,还是公平公正地进行着的。只是,方方在刻意描述不公正而已,投票的人,都不投他,不就完了吗?可人家偏偏投了他,这时候,方方极其不爽,心里憋得那个慌啊。

为名为利为关系,这都属于滥用职位权力的重要驱动因素,你这样公开拉关系,卖人情,有职业操守和政治觉悟吗?

又打倒一堆,横扫一遍,这也很方方,具体啥也没说,讲道理谁不会?反正这个谁也不行,那个谁也不行,就方方老人家一个行,组织要来干嘛,全听方方指挥,就行了。

太过分了,方方禁不住出离的愤怒了,快要疯了,她一定在想:敢瞧不起老娘,看我发大招,见谁灭谁,誓要打倒一大遍!让你们尝尝老娘的厉害。

方方你既然说了一大通,那么,就问你一句,你尊重过民主选举与投票制度吗?投票出来的结果,不合你心意,你就要下杀手?一棍全打死有份参加投票的人?

又来了,一个人的品质,这么主观的事,太难为别的评委了吧?还是那一句吧,人品好坏,水平如何,方方,你说了算!ok?

你们也真的不对,前来了解了,震惊了,转达了,居然没有回音,这是要不把汪芳这位大名鼎鼎的作协主席当干部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方方你先冷静一点,想一想,你说的问题,又没人证物证,说来说去,就你一个人说,难道,你又开始幻想症了?

什么什么,需要证据吗?什么什么,都是我方方一个人,说了算!方方的话,方方的意见,就是证据!也无需证据!

依我看来,前来了解的同志,非常震惊,不是因为方方说的问题,而是她野蛮霸道专权的思维逻辑。

这方方已经神经质了,别人那里有无视你呢?只不过,投票中,你只有一票,你一票别说弃权,就是投反对,也没有用。因为大部分人投了赞成。

方方,你冷静一点吧,别再混淆是非,乱带节奏了,你是一票,不是你说了算,清楚吗?明白吗?understand?

这很大一段,方方无非想表达,为什么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你翟厅长说了算?她又忘记投票的事了,她又提及她的身份了,牛逼哄哄的。

又开始怀疑这,怀疑那了,在她眼里,谁(包括组织)都信不过,都得怀疑,就她自己,说了算。

到尾声了,方方又开始讲大道理了,这道理人人会讲,大家注意到未,她已经假定她之前所说的所有质疑,全部属实了。无需证据,无需调查,她说是,就是!

那一段T诗人没受过良好教育,主要还是不懂得听方方主席的话吧?生意场上,退下来从文,价值观混乱?用钱搞定一切?

方方,你是典型的含血喷人。鲁迅先生弃医从文传为佳话。柳忠秧弃商从文,难道就不行?柳不爱钱了,热爱文化了,不是值得鼓励吗?

方方口气之大,当世无人匹敌,动不动就大混乱啊,整个中国如何如何啊,仿佛没了她方方,地球都不转了。

这段显得阴森恐怖,方方她极尽危言耸听之能事,说来说去,就是她不让T升职称,结果升了,不听她的话了,整个世界都将不好了,会变得可怕且十分危险了。

她整遍文章,无一件实锤确凿的事情,而方方单靠质疑,想象,即可横扫千军,几个单位均在责难逃的样子。方方,她那架势,真的挺吓人的。

如果,没有今年她的日记引起的舆论战,如果,不是司空见惯了她的造谣抹黑,在五年前,她这样的一篇文章,无异炸弹一样扔出来,青年诗人柳忠秧,那里见过这样子的大场面,当场吓懵逼了,唯有,指望法院还他清白。结果,人家方方对法院判决,根本不屑一顾。

柳兄,你一定耿耿于怀,死不瞑目。如果你不是英年早逝,到现在,就可以看穿她的狐假虎威,看惯她的伎俩招数了。

当年,柳兄你胜了官司,却输了舆论,蒙上不白之冤,含恨而终,现在看来,实在既惋惜,又冤枉。

前文提及,说一篇文章,讲一位名人,这位名人,就是李敖。柳忠秧曾言喜欢和学习李敖。

李敖文章论战,傲视全台无敌手,争议打官司,更是有着往死里磕的精神,吓得对手闻风丧胆,直接潜逃出境。

蒋介石死了,李敖告不倒他,依然喋喋不休骂了几十年,对付不公与诬陷,柳兄,要永不言弃,誓不低头!

虽书读得少,文章写得不一定好,但起码坚持原创,坚持积极、正面的价值观。欢迎大家评论,分享,点赞,收藏,纯粹个人原创,首发百家,感谢支持!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