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民法典》里如何保护人格权

  人格权是民事主体对其特定的人格利益享有的权利,关系到每个人的人格尊严,是民事主体最基本的权利。从全面建立反性骚扰制度防线,到构筑个人信息安全防火墙,再到保障公众私人生活“安宁权”……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典将“人格权”单独成编,将人格权相关的基本内容放在一起,更加便于民众去了解法律究竟保护了自己的哪些切身权益,以法律的形式把对“人格尊严”的保护提升到全新高度。本期栏目邀请呼和浩特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法制委委员)、呼和浩特民族学院教师、慧聪律师事务所律师姜磊,就百姓关注的人格权一般规定,选取案例,以案释法。

  案例:曲某对洪某有成见。曲某趁洪某不在,翻看洪某的一本日记,发现洪某在日记中记载她对初恋男友的倾心。曲某将相关的内容摘记下来,组织成了证明洪某道德败坏、生活作风不端正的材料,复印数份,寄送组织、纪检、监察等有关部门,又召开公司职工大会,在会上宣读了洪某日记中的部分内容,并加以夸张、歪曲的解释。洪某以曲某侵犯隐私权、名誉权为由提起诉讼并胜诉。

  法律解读人姜磊:民法典关于人格权的定义是:“人格权是民事主体享有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等权利。除前款规定的人格权外,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换句话说,人格,站在法律层面解释,是指能够独立享有权利、承担义务的主体资格。人格权是“高度个人化”的权利,是保护人民群众人身健康、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的最基本内容,其不可被放弃、转让,也不可被继承,这是人格权的本质属性。

  具体来讲,比如人格权定义中列举的生命权,就是我们每个人活着的权利、拥有生命的权利,它与身体权、健康权一起组成保障我们每个人健康自由生活的最基本的权利。再比如,姓名权是指每个人或者企业等法律主体对自己的名字、名称有决定、使用、变更、转让或让他人使用的权利。民法典还将网名纳入了姓名权的保护范围,是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创新性规定。除了这些已经为人们耳熟能详的人格权利外,人格权还包括诸如“个人信息”等没有明确规定为一种权利但是也受人格权保护的人格利益。

  民法典第995条规定“人格权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有权依照民法典和其他法律的规定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的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对于人格权的法律保护,除可以适用侵权请求权的方法进行保护外,还可以适用人格权请求权的方法进行保护。这两种请求权区分主要表现在:

  一是是否考虑过错不同。侵权损害赔偿之债一般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其成立需要受害人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存在一定的过错。而人格权请求权在性质上属于绝对权请求权,绝对权请求权的目的在于恢复个人对其绝对权利益的圆满支配状态,因此人格权请求权的行使并不要求行为人具有过错。例如意外或不经意且不构成过失的行为侵害了人格权,权利人可以行使停止侵害或赔礼道歉等请求权,此时因行为人没有过错或证明不了行为人有过错而不能或不宜主张侵权请求权。

  二是是否要求证明实际损害不同。侵权损害赔偿之债要求有实际损害后果。因为人格权请求权主要目的在于“防患于未然”,故此其并不要求损害已经实际发生。例如,在人格权益存在受损的风险时,权利人即可以要求行为人消除危险,而在侵害行为正在进行时,虽然侵害结果还没有发生,权利人也可以要求行为人停止侵害。

  三是是否以构成侵权为适用条件不同。对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而言,其适用前提是行为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侵权。而人格权请求权的功能在于维持权利人对其人格利益的圆满支配状态,其适用并不需要行为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侵权。例如,新闻媒体、网站所刊载的报道内容失实或者有明显错误,侵害他人人格权的,受害人有权要求新闻媒体、网站及时更正以消除影响。上述情形并不一定要求新闻媒体、网站的行为构成侵权,也不要求权利人必须证明新闻媒体、网站的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四是是否适用诉讼时效不同。侵权损害赔偿之债作为一种债的关系,应当适用诉讼时效制度,以督促民事主体及时行使相关权利。除损害赔偿责任外,许多责任形式难以适用诉讼时效。就停止侵害、排除妨害等责任形式而言,由于相关的侵害行为处于持续状态,因此难以适用诉讼时效制度,换句话说只要侵害行为正在进行中,均可以要求停止侵害等。

  认定侵害精神性人格权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应当考虑的因素是:行为人和受害人的职业、影响范围、过错程度、行为人的行为目的、方式、后果等。例如,恶意诽谤他人的侵害名誉权的行为与记者调查事实进行新闻报道因过失而事实失实侵害名誉权,虽然都是侵害名誉权的侵权行为,但在职业、影响范围、过错程度以及行为人的行为目的、方式和后果等方面都不同,应当斟酌这些不同情节,确定适当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而不能一概而论。

  人格权的独立成编不仅弥补了传统大陆法系“重物轻人”的体系缺陷,为人格权法未来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它从根本上满足了新时代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强化了对人格尊严的维护,也回应了人格权保护在网络信息时代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为解决实践中的诸多新问题提供了依据。

  (呼和浩特日报记者 云静整理)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