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多人考研的山东 目击最后的煎熬与疯狂

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考如期而至。据教育部通报,今年,全国共有341万人报名,其中,山东省教育厅统计数据显示,山东省2020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准考人数共31万3190人,报考人数位居全国第一。这意味着全国几乎每10人中就有1名山东考生。在距离开考还有8天的时候,我们走进济南市的一所考研寄宿学校。从旁观察,一群考生,在考研最后冲刺阶段的姿态。

这是一所寄宿式考研学校。我们到这所学校时距离考试还有8天,登记在册的744名考生,约有半数已经离校返家。还留在培训学校的考生说,他们在做最后的努力,是上岸前,最后的挣扎。

在考研界,备考叫“涉水”,考上了就是“上岸”。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希望今年,自己能够成功“上岸”。但,这段“涉水”的过程,着实令每个人难忘。

一个不愿透露目标学校的考研学生站在镜头前。最后8天,考验她体力和精力的最后时刻。“我绝对不会忘记,太深刻了。如果说,高考是被动的。那考研就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自主地去选择——想去奋斗!然后,我觉得对我来说意义很重大,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去做一件事情!”

一身棉帽、雪地靴、睡袍……在没有暖气的过道里,每天超过10个小时,来回踱步,嘴里念念不休,背着知识点。这个女生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备考的状态。“对文科来说,想要背书效率高,首先要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是其一的。而且我觉得我的脚,我只要是来回走动,会带动我的大脑,会思维更加活跃。”

每层过道,教学楼外面,各式各样的椅子、凳子,超过了100把。这是考研学生各自布的阵,突围了,就能上考场浴血奋战。

“我觉得冷一点,头脑比较清醒。得多走动,而且外边这么多人都在背(书),觉得是比较有氛围。”这个女孩的考研目标是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我是学医的。我就想自己在学术方面有所成就,将来就治病救人,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这里的学习氛围,堪比高考。硬件上,学校配备了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不到5分钟路程。安置了摄像头,专门有老师值班监看学生的复习动态。制度上,要求学生每天早7点到晚上10点,6次必须到教室刷脸打卡;而一旦进入教室,就得集中存放手机,不能做和学习无关的事。

“在家里的话,可能在自己卧室里,就可能会和父母就聊起天,会控制不住自己。效率不如在这边高一点,这边氛围比较好。”这所考研寄宿学校在招生之初的宣传标语里,有一个词叫“氛围营造专家”。氛围对大部分考研的学生,至关重要。

而除了氛围,每天超过12个小时的学习,还需要考生有强大的自律。源源不断的动力,常发自于个人考研的初衷。

这个女孩是二战考研,她的目标对外经贸大学,今年在择校时,从城市到专业,都是她内心特别向往的。“我觉得首先我本科就属于非985,非211的双非学校,然后整体氛围肯定不如那些比较好的学校里面学习氛围,想多认识些比较厉害的人,然后看看更高更好、更大的世界!”

“我本科院校是双非,没有保研的资格。然后有很多一本,他们那些院校都会占很多研究生的名额,对于我们来说肯定就压力就会更大,竞争就会更激烈。”从小生活在山东的她,这次要选择考去广东的中山大学。医学专业是竞争激烈的选择,她想要一博。

来这儿备考的,有不少双非学校的学生。考研的目的很直接,就是提升学历。“双非”,是这所考研学校不可忽视的群体,针对报考双非学校和985、211学校的考生,学校制定不同的收费标准。“住宿和学习环境的钱是一学期6000至1万多不等,就根据选择的条件不一样。然后,买资料的钱可能看个人。我不是跨专业嘛!也会选择一些学姐的辅导性质的课程,然后可能又会有几千块几万块不等。考虑成本和回报的。我是觉得回报会更大一点。”为了读书花钱,往往最容易得到家里的支持。

在这所学校里,我们还了解到了,“慢就业”。在一些生活压力不大的家庭,父母观念开明,他们不会因为孩子不工作而焦虑。他们支持孩子进修、游学、考察市场或暂时放松。据统计,2019年有8%的大学生选择慢就业。90后大学毕业生,面对就业压力,普遍将“考研”作为入职前“慢就业”的缓冲期。然而,就算放慢就业,心理上的压力,未必不比直面社会来得大。

“我不考研已经找工作的同学,他们就说,你怎么晚上能这么晚睡!他们就不敢想象。其实,我觉得在这儿,就感觉自己还挺不努力的,因为大家都很努力。”这个女孩的目标是首都经贸大学的税务专业。倒计时20天的时候,她的状态有些不太好。去年,她尝到过失败的滋味。紧张,是临近考试,普遍会遭遇的心理暗战。比这更糟糕的,是心态完全崩了。就是不想学,甚至不想考,心烦、压抑,会在考前集中爆发。

“越学到最后觉得自己就特别害怕,就怕万一要是考到自己完全没有看过的东西怎么办?还是幸亏自己的目标定得没那么高,不然心态又得崩了……前几天,太崩溃了,但我崩溃的时候都会跟我的同学朋友,然后给我妈打电话。然后今天我突然就觉得就没几天了,一定得调整好状态。”最后的几天里,女孩重整心态,保持斗志。

这所学校班主任的工作,包括定时巡查教室和对考生做心理疏导。徐潇自己也没想到,考研一战失利后,她会成为一名考研学校的班主任。作为备考过来人,她很理解这些正在涉水的考生,并能在关键时刻,拉他们一把。“心态崩点会很多,在不经意之间是因为你压力过大,你太重视这次考试,你会变得非常就是小心,一旦他的错误的预期超过你自己承受的范围,它就会崩。所有班主任都是比较注重学生的心态,就怕他们崩,如果他们崩的话,班主任知道还能帮忙调解一下。你就像一个螺丝就松了,那一下你只要紧上它就没事了,但是你要一直放任下去,他就可能就完全垮掉了。”

徐潇的表述十分写实,查阅最新的资料,我们发现——近几年,研究生考试的弃考率居高不下,部分地区及高校超过了10%。许多人在耗费大量时间、金钱之后,却败给了脑力的艰苦和心态的煎熬上。在他们这样的年纪,勇敢逐梦并不易,需要理性消化掉情绪。

上午10点,校长李文涛查房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卧床不起的学生。济南的冬夜有些寒冷。因为宿舍的空调要另行收费,一度电1.2元。几个为了省点钱的学生病倒了。在其他宿舍,我们发现了助眠用的褪黑素,还有牛磺酸锌和核桃。

班主任胡海川每天要到教室巡查,最后7天学生越来越少,考试的气息却越来越浓,他也有点紧张。“我们有同学可能已经二战,还有的是三战,对于他们来说可能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是他们还是从现在的一些痛苦看到了将来。可能他们现在年轻。年轻不吃苦?什么时候能够换来以后更长远的幸福?”

班主任冯伟相对乐观,但他对考研有自己的想法。“你不吃学习的苦,就得吃生活的苦,生活其实也是挺难的!咱们考研本来就分为学术和专硕,这两年的话,专硕的人数也在不断提升,因为我们从国家也好,从社会也好,我们需要这一块的人,他就会去开设这么一个专业。”冯伟认为,今天考研的热度越来越高,其实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结果。社会需要更多、更有匹配度的高层次人才,这才造成就业门槛的相对提高。这种需求投射在本科毕业生的身上,难免就会造成他们作出决定,选择考研——继续自我提升、提高学历。

48小时的观察,我们在考研人数排名第一的山东,直接目击了今年考研学生最后的桂林民商诉讼煎熬与疯狂。这些考生在成功“上岸”后,如何修炼成有能力的高级人才?可能只有当“考研热”真正迈向学硕的“学术热”和专硕的“能力热”,研究生教育才能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陈瑞 李响 陶与鑫 实习记者:范宁静 王嘉成 摄像:李响 实习编辑:霍慧娴)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