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生访谈:在大学里,最重要的是要“认识

每年夏末,都会有近四千名高中生从祖国各地奔赴燕园,开始一场以“北大人”为标签的旅行。北大提倡个性,尊重选择,致力于为每名学生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除了学到知识,更要成为“自己”。我们邀请了几名来自不同院系、成长路径各异的“北大人”,他们齐聚一堂,与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的吕帆老师对话交流,讲述各自的燕园故事。就让我们一起从他们的个人经历中,看一看北大的本科教育特色究竟是什么。

吕帆,艺术学博士。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电视台副台长,中国教育电视协会高校电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学生朗诵与主持艺术团指导教师。为央视《朗读者》、优酷《博物派》撰稿。曾获国家艺术基金、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国电视星光奖、全国高校出版社图书奖一等奖、北京大学青年岗位标兵等奖项。

来到北大,我觉得最困难的事情应该就是发现自己、了解自己的过程。高中再苦再累,我们的目标还是很单一很明确的,好好学、好好考就行,考得越高越好。但是来到北大,就发现一下子要面临很多选择,比如说我的课应该怎么选,比如说社团学工和学习之间该怎样平衡,还比如说怎么跟同学搞好关系等等。在这种环境下,你想把什么事情都做得特别好是太现实的,所以就需要你取舍,这个取舍就是去认识自己的过程。我觉得“认识自己”这个过程是最难的。

问:我相信大家可能有一种感觉,就是认识自己不一定非得是自己的事情,也许遇见一些事情、遇见一些人也会有帮助,你有这样的经历吗?

桂林律师事务所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学长学姐他们给我的帮助。说句心里话,我上大学前一直认为学习就是自己的事,上课好好听讲、作业好好完成就桂林民事诉讼可以了。但是上了大学之后就发现还是不一样的。我们有些课程,比如经济学,PPT、课本都是英文的,老师上课讲的也是英文,有很多知识点不能立刻理解得特别透彻。那个时候我在课下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说买别的书看、整理笔记、问问题,但是效果都不是特别好,那个时候就挺郁闷的。

后来有一天实在憋不住了,我问一个学长应该怎么办。他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那先解决你的问题吧。之后,他把课上的一些问题给我讲了一晚上。然后我发现有些东西还是理解不了,他说:“你这个问题可能比较普遍,过两天我给你们弄一个补习班吧,你找几个也不是太明白的同学,可以一起来听一听。”第二天他就去借了一间教室,晚上又讲了一遍。在讲的时候,他会用一些我们更加能接受的语句,结合具体的例子,效果非常好。

所以,我在北大最大的发现就是,虽然我们在北大学习很“难”,因为周围有很优秀的同学,学习就不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个集体,共同努力,共同进步。

问:听得出来,你有很好的学长学姐。相信你一定遇见过一些好老师,有没有给你留下特别深刻印象的老师呢?

我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当时教我们经济学的陈玉宇教授。他讲课的时候不是照本宣科,而是有一套自己的体系,上课时也会用一些更加贴近我们、更加接地气的例子让我们理解课程更加透彻。有的时候,他还会找一些大三大四才会遇到的内容给我们讲一讲,提高我们的思维能力。他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我教你们经济学,不是为了让你们能拿多少分,而是让你们形成经济学的一种思维模式,从而在生活中变成一个更有智慧的人。”

可以算是吧,但其实我说的更多的是能够用经济学的知识考虑生活中的事,让我们变成更加理性的人。比如说,我当时学过一个概念叫“沉没成本”,即那些以我现在的角色可能已经无法改变的成本。假如我去电影院看电影,看到半个小桂林律师事务所 时的时候发现是个烂片,学经济学之前我可能会觉得“来都来了就看完吧”;但现在不一样,我会扭头就走。

生活中的实例其实就是经济学,它并不是高高在上、离我们很远的一个学科。北大给了我们更多的自由空间,帮助我们去了解每一个学科,去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点,从而更加有助于“发现自己”。这也是北大最吸引我的地方。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