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和律所杂谈(上)

截至2018年9月底,上海共有31062名律师,其中执业状态为“正常”的律师有23664人。律师圈子里,除了在律协注册的律师外,还有持实习律师证的实习律师、已通过司法考试尚未申请实习的律师助理、未通过司法考试的律师助理、还有一部分在律所实习的法学院在校生。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期间,上海律协共向申请律师执业人员颁发了2808个实习律师证。

上海市召开第十届律师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时,上海司法局局长陆卫东的一段讲话:截至2017年底,全市共有律师事务所1537家,律师21743人,公职律师911人,公司律师302人,律所和律师数量不断增长。全市有“百人所”27家,“亿元所”36家,律师业务领域日益拓展,律师业转型发展取得显著成效。律师业规模化、专业化和国际化水平进一步提高,业务收入突破200亿元。据此计算,上海市律师2017年人均创收约93万元。

6.我们选择了以下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律所在人口数量、总创收及人均创收进行比较,纵坐标是总创收,横坐标是执业律师数量,圆圈大小是人均创收(2016年数据)

对截至2018年9月底的19077名上海律师(其余未填写相关信息)在律协填写的业务专长进行了统计,得到如下数据:

关于顶级律所与顶级律师,我们整理了Legal500亚太2017律所评级榜单“领先律师”奖项获奖名单,获得如下数据:

从顶级律师所在律所上看,入选顶级律师榜单的律所基本上都是老牌一线强所,这充分反映出律师界马太效应,律所实力越强,顶级律师就越多。值得注意的是,大成、盈科、锦天城这些人口大所则很少出产顶级律师,这反映出顶级律师的数量与律所人口关联度不强。获得领先律师奖项的律师年龄基本在50岁左右,越年轻获得发展的空间越大,榜单中部分律师不到45岁,他们将大有作为。另外,为了鼓励年轻律师Legal500榜单特别设置了明日之星奖项。

律师的发展需要经验、人脉和信誉长期的积累,在大家的印象里属于“越老越吃香”的行业。但是从近年来的情况看,这种情况会随着科技和经济的发展有所改变,互联网金融、区块链、数据保护等新型业务不断涌现,人工智能+法律已经走出了过去三年的浮躁期,慢慢开花结果,这些恰恰是以往经验所没有也无从借鉴的,行业反而需要更多复合背景的年轻人。而“老”律师也需要不断跟进,持续学习,才能应对行业的变化。时间有时候并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这从Legal500领先律师榜单设置也能窥见一斑,该榜单共分为14个领域,但在亚太地区得奖的仅有11个领域,另外三个领域:私募股权基金、船舶、TMT无人获奖,这反映出律师行业虽然人数众多,但在一些专业领域依然严重缺乏相应的律师,这些领域是从业经验满足不了的,谁满足了条件谁就拥有了蓝海。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普及,律师行业的学历情况(尤其是硕士)是随之逐步上升的,对22375名上海律师(其他未填写学历)的学历状况进行了简单分析,其中本科毕业的律师占比56.41%,硕士其次,占比37.14%。

近年来,一线强所招聘新人的门槛也逐渐提高。据协力律师事务所赵某律师讲,他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应聘简历,基本上法学硕士是最低学历,一般情况下,涉外团队可能更倾向于国外JD,非涉外业务团队更倾向于国内著名法学院硕士, 国外的LLM基本不看。我们认为,一线强所、一线团队设置如此高的招聘门槛有如下原因,其一,大学扩招,高学历变得毫不稀奇,法学生泛滥,法学生就业市场呈现出买方市场现象,雇主们即使千挑万选也有新人趋之若鹜;其二,专业化要求越来越高,随着律师业务范围的扩宽,客户的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对律师的专业程度越来越看重,一般认为,应届生的学历越高,其后期专业化的过程就会越顺利;除此之外,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新事物、新问题不断产生,为满足客户需求,律师需要具备强大学习和研究能力。在某些高端复杂的优质案件上,经验经验是没有用的,也没有哪个律师能当场为客户做出解答,甚至无法在短期之内给出法律意见,这需要具有良好研究能力的律师团队进行学习研究,从而出具专业的法律意见、提供靠谱的解决策略。而法学生的研究能力一般是从法学硕士阶段开始培养并慢慢习得的,这一点就筛选掉了绝大部分的法学学士应聘者。

钱伯斯亚太律师排名中,国内各领域的元老及贤达们基本上都在45岁以上,我们以2019年上榜钱伯斯Band1及以上的女律师为例,观察一下这一代顶级律师的受教育情况,详见下表:

由上表可见,目前处于中国头部位置的律师们受教育程度较高,当然也有没读过大学的律师在某些领域跻身国内TOP1的位置,比如贾明军律师,但这种例子少之又少,否则贾明军就不是传奇了。

我们再把目光转移至年青一代的律师,以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为例,该所30至40岁之间的律师,学历一般是国内重点法学院学士、硕士学位+国外著名法学院LLM或者JD,同时拥有中国律师执照和美国某些州律师执照的不在少数。对该所30岁以下的律师教育背景进行统计,我们发现律师越年轻,其学历更高、资格证书也更多,一般都是国内TOP法学院本硕或者拥有国外著名法学院JD,几乎没有国外法学院LLM ,这意味着,仅以LLM学历进入一线强所的难度越来越高了。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于任何行业中的,以高校教师队伍为例,上海政法学院在2008年以前招收的讲师队伍中有很多法学硕士,而今国内TOP法学院博士毕业也难进入上海政法学院任教了。华东政法大学也存在同样的情形,据该校党委副书记唐波说,近五年来,从华政本硕博毕业的学生几乎无人留校任教,大多都去了专科院校或外地院校任教。

显然,按照上文我们对顶级律所和顶级律师的定义,上海1604家律所里,堪称顶级律所的不到1%,上海两万多律师里,堪称顶级律师的不足1%。由此可见,剩下99%的行业玩家才真正代表了上海律师界,我们认为,这些玩家也可以在各自领域里大有作为。他们没有光鲜亮丽的头衔,也讲不出如母语般流畅的外文,他们无法涉足诸如南海仲裁一样的高端案件。但是,他们也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中间不乏年入千万的律师。每当我们谈及底层律师逆袭的励志故事时总会以贾明军为例,实际上,成为业界佼佼者并不一定需要各种学历光环。比如说,瀛泰律所创始人周律师、兰迪律所创始人刘律师、中茂(现观韬中茂)律所创始人盛律师、大成主任陈律师等等,他们都蜕变成了律界的璀璨明星。

我们常常把律所笼而统之的区分为大所、小所,在问及大小的标准时,往往一时语塞。随着人类由工业文明逐渐步入信息文明,大小的标准也随之改变,在工业文明时代,往往工厂越大其工人也越多,但现在不是这样了,因为有了机器人,越高端的工厂可能工人越少。在律所的大小标准上,大部分人还停留在“数人头儿”阶段,想当然的认为,谁的人多谁就是大所。众所周知,人口大国不等于经济强国,同样的,人口大所也不等同于业务强所。把律所按人头数量简单区分大小是十分懒惰的做法,在我们看来,律所划分至少应当有如下标准,如人口、品牌影响力、客户层级、业务能力、管理制度。

中国律界延伸出“红圈”(Red Circle)律所的概念,是由素有法律界“福布斯”之称的亚太地区权威杂志ALB(《亚洲法律杂志》)在题为《红圈中的律师事务所》的文章中提出的。2014年6月,英国杂志《The Lawyer》公布了“2014亚太150强”名单,其中中国律所有35个;同年9月,其发布了《China Elite 2014:A report on the PRC legal market》,报告中提到为更好地了解市场的动态性质和获奖的杰出律所,将之划分为五个类别,其中之一即为“红圈”。 据其报告显示,“红圈”律所按2013年年度收入作为衡量标准,包括金杜、君合、方达、竞天公诚、通商、环球、海问以及中伦八大律所。

所谓“一线强所”是指除上述八大红圈所之外的实力超群的律所,一般认为,除了八大红圈律所之外还有汉坤、通力、协力、国浩、金诚同达等律所,这些律所的在管理制度、律所创收及人均创收方面与红圈律所可以较量一二。

并非人数较少的律所就是精品所。一般意义上,精品律所有如下特点,其一,人口较少,如植德律所就是一家坚决不走规模路线的精品强所;其二,业务较专,如宋和顾律所只专注于股权和税务争议,其他业务一概不接;其三,公司制管理,行政人员权力较大,如瀛泰律所,其行政总监、运营总监是律所合伙人之一,不做业务,只管行政事务与营销。其四,新人起薪较高,如植德上海办公室实习律师18k,但薪资涨幅较低,新人成长受限,如上述某所,实习律师10k,一年级律师12k,二三年级律师依此类推。

所谓传统律所则没有上述特点,律师业务上呈现万金油的特点,已经解决温饱的律师则在万金油与专业化的十字路口努力找寻未来的执业方向,如盈科上海办公室的五年级以上律师。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律所在潮着公司制和专业化方向努力,如金诚同达、瀛泰等律所在行政与业务上分工极其明确,每个律师团队配备专门的行政秘书负责行政事务,行政主管、行政总监有着相当大的权力。人口大所也开始注重朝着专业强所方向迈进,如现大成上海办公室主任陈律师在其《士不可以不弘毅》一文中提出,其团队逐渐在向专业化演变,把精力专注于汽车产业与PPP项目上,把非相关领域的业务逐渐筛选掉。甚至兰迪律所提出“绝对专业化、相对规模化、强势国际化”的口号,律所给每一位律师包括新人在业务方向上提出了“一主两辅”的要求。我们认为这些律所正处于从传统合伙制向公司制迈进的阶段中。

我们认为,传统律所的发展不能仅仅着眼于执业律师数量,相反,传统律所应当警惕盲目扩张、严格实施 “计划生育”。因为,盲目扩张律所人口会拉低律所的整体水平,也会给律所行政管理增加难度,提升风险控制难度,对律所品牌造成负面影响。

规模集聚效应,降低运营成本。不管是强所还是弱所,只要有足够量的人口,就可以平摊掉运营管理成本。可以租得起兴业太古汇、金茂大厦、国金中心等上海最贵的办公楼;可以构建专业的行政管理体系、组建专业的行政队伍;降低对外品牌维护成本、营销成本;甚至可以聘任退休的政客、高校校长担任律所主任(职业经理人)。

尽管说“规模本身就是一种能力,但这是一种很低端的能力”,规模大所可以轻而易举构建良好的学习成长平台、业务学术交流平台。

人口大所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立案审批流程纷繁复杂,以金诚同达为例,接到案子之后先在OA系统上做利冲和案审,利冲和案审通过之后,拿到相对应的行政部门盖章,先去利冲部盖章,再拿着利冲部门的签字去案审部门取委托书、律师合同并申请盖章,金诚同达的律师们运气好的话,一个上午可以走完上述流程。再以中伦律所为例,接到委托先全球范围内做利冲,若没有利益冲突,则找部门主管盖章,获取核准案号、委托方信息、案件状态(有很多种分法,eg根据有无委托文件分为已立案和预立案),全部都获得批准之后再去行政部门盖章。预立案是中伦内部词汇,中伦的案管专员权力很大,负责审核案件利益冲突。上述一般案件的立案审核到了风控部门就是形式审查,审查有无向委托人出具风险告知书等内容,并作出委托合同签订风险认定。但涉及到敏感案件尤其是恶性刑事案件的敏感案件,风控部门就进行实质审核,如果认为代理该案会影响律所社会形象等,就不会出具风控证明,律师便无法承办该案,当然有些律师会拿到其他小律所找其他人合作。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