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谭明明家人:一审后、律师太差?

2020年1月16日上午,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永城市公开开庭审理了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被告人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素梅、王交通等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

公诉机关指控:2019年7月3日19时许,被告人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到永城市一烤串店聚餐饮酒。聚餐结束后,22时22分许张小渠曾电话联系代驾,在代驾到来之前谭明明驾驶豫NE5S55玛莎拉蒂莱万特越野车拉着刘松涛、张小渠离开,沿永城市区多条路段行驶,在连续剐蹭停在路边的六辆汽车后,又与对面驶来的一辆传祺轿车和停在路边的一辆大众速腾轿车相剐碰,

谭明明因无法通过被迫停下。被撞车车主及周围群众上前劝阻,刘松涛和张小渠让谭明明赶紧离开。谭明明不顾群众劝阻,强行冲出逃逸,至东外环路和永兴路交叉口时,高速追尾正等待通行信号的豫N0182L宝马轿车,致该宝马轿车起火燃烧,造成车内人员葛保景、贾文华当场死亡,驾驶员王交通受重伤。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谭明明在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后不顾劝阻,继续驾车冲撞行驶并造成重大伤亡和经济损失,被告人刘松涛、张小渠明知谭明明醉驾并发生事故仍教唆其逃逸,以致发生更为严重的后果,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共同犯罪中,谭明明系主犯,刘松涛、张小渠系从犯。庭审中,公诉机关宣读起诉书并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并发表了意见,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因本案案情重大,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庭审中,谭明明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尽管悔过,但为时已晚!而媒体也曝光了最新的庭审记录。双方最大的分歧点是,除了量刑外,赔偿的价格太高。据悉,谭明明和另一位当事人的亲属先后支付了129万元和22万元的医疗费,但这些钱确实是杯水车薪。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如果你做错了事,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但在赔偿方面,谭明明的家人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条件:赔钱就要得到谅解,否则一分也不赔!

谭明明的家属也斥责了律师的不专业,称律师多次在关键地方遗漏谭明明的证词和对方的弱点,后悔自己没有坚持更换律师。如果觉得不妥可以更换律师,但是在这起案件中,玛莎拉蒂谭明明说的话很是让人反感。我把人撞了我需要拿出多少钱,我近视眼,我是路盲,你就帮我看看这个案子能不能赢?啰里八嗦半天扯不到正题,你提个问题引导他说重点,聊不到两句,又开始各种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要不就杞人忧天,各种假设,各种万一什么怎么办?

开庭前多次交待,不要随便说话,对我们不利的情况更不要主动提及。结果开庭时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拦都拦不住,败诉了就抱怨律师收钱不办事或者骂法官徇私枉法。这种当事人最让律师头疼,自认为律师没有帮她讨回,诉求没有得到满足。而事实是律师已经帮她争取到了最大利益。(一审没有结果)

律师的职业道德是很高的。因为一位律师的口碑很差基本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所以既然聘请了律师就要充分信任,律师绝对不会坑你。 当事人疑神疑鬼,怀疑自己请的律师是不是被对方收买了。吃了原告吃被告,律师要求配合的工作也不配合,很不情愿。有时用某些手段试探律师,律师真成了自己的敌人。这类当事人索性把律师换掉就行了,干嘛这么累?

河南商丘永城的玛莎拉蒂司机谭明明醉驾,撞击到宝马车,造成2死4伤案件终于开庭审理。可是,让人遗憾的是并未当庭宣判。对于该起案件中的主犯谭明明,因其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影响巨大,很多网友都期望判她死刑,

没有当庭宣判,这里有律师的功不可没,如果没有律师在这里全力以赴,一审的时候谭明明案件就会有一个结果,可能这个结果大家并不如意,因为在交通事故中能够判死刑的寥寥无几。

行为人明知酒后驾车违法、醉酒驾车胡危害公共安全,却无视法律醉酒驾车,特别是在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说明行为人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更愿意。对此类醉酒驾车造成重大伤亡的,应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一般情况下,醉酒驾车构成本罪的,行为人在主观上并不希望也不追求危害结果的发生,属于间接故意犯罪,行为的主观恶性与以制造争端为目的而恶意驾车撞人并造成重大伤亡后果的直接故意犯罪有所不同,因此,在决定刑罚时,也应当有所区别。此外,醉酒状态下驾车,行为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实际有所减弱,量刑时也应酌情考虑,

我估计是一个无期,剩下2人10年左右的刑期。从宽了说,一个有期徒刑十几年,剩下的2个三五年这样,不会太多?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