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彩国家级传承人陈文敏:今天的创新就是明天

一听到“广彩非遗”,感觉似乎离我们不是特别近,而“广彩国家级传承人”,仿佛离我们就更远了。国家级广彩代表性传承人陈文敏,会是一个怎样神奇的人物呢?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广州人,生于广州,长于广州,如果在江边散步时你偶遇他,可能觉得就是一个寻常的路人。然而也许在他的神韵里,你能体验到一种务实又高远的气场,因为他主持设计的广彩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国家大量出口创汇;他是国家文化部优秀专家,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文化促进会首席专家,入选‘中国非遗年度人物’100人,设计作品被阿联酋王子、瑞典国王、普京总统及英国王室贵族选中并收藏;更因为他对于广彩的“精、气、神”和“真、善、美”精神的传扬。

陈文敏1961年出生在广州的书香之家,爷爷曾在私塾里教书,使得他从小就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并有机会和很多大师学习书画、诗词等传统文化。幼年时期,陈文敏在广州市书法名家黄瑞鸿的引领下,就开始在少年宫,跟古文字学家容庚、商承祚等大师学习书法。小学到中学期间,跟著名书画家、书画教育家关晓峰、清代探花李文田之孙,著名书法家李曲斋、朱庸斋继续学书法。“关晓峰教隶书,李曲斋教行书,朱庸斋教楷书和诗词,周志毅教绘画,都是在广东比较有名的书画大师。”

在高考之前,陈文敏一直非常注重传统文化的学习,理科排在学校的前十名,文科能排在至少前三名。但身为“理工男”的父亲,深受舅舅“实业救国”思想的影响,希望陈文敏考取华南理工大学。虽然自己的兴趣是中大的文科院系,但父亲觉得“没得商量”。不过,陈文敏当年的分数没能考上华南理工学院,1979年,陈文敏在姨妈的推荐下去了广州积金彩瓷厂。

1956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广彩行尊余培锡老先生从香港回穗参与广彩复产和建厂,陈文敏1979年入厂后,就师从余培锡先生,传承广彩文化。陈文敏的艺术风格深受余培锡先生的言传身教影响,也受关晓峰、杨之光、陈永锵等艺术家的影响,兼收并蓄,形成了以广彩文化记忆为主体风格的艺术特征。

余培锡老先生在精神层面带给陈文敏的影响极为深远。谈起和“培叔”的师徒情分,陈文敏说:“师父和我就像父子一样,从1979年我进积金彩瓷厂,就和他老人家在一起,直到2012年师傅去世。培叔话不多,而且对我们徒弟始终是‘身教胜于言教’,他不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广彩创作时‘专注’的重要性,但你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的一举一动,像坐姿,像握笔的姿势,还有神情都很专注。”

“师父帮了我很多,每次我要给他报酬,他总是推却说‘见你对广彩咁有心,是来帮忙的’,分文不收。我只能把钱交给妻子,让她‘孝敬’给师母。”陈文敏说,2003年他的工厂遭遇经济困难,工人迟发了工资,培叔知道了二话不说就拿钱出来,“连借条都不打。”而陈文敏对培叔,也像对待父亲一样的敬爱。培叔的晚年时光,日常生活、生病住院,都是陈文敏和妻子打理,培叔过世前,自己的照片、创作手稿作品等资料,也全部留给了儿子一样的爱徒陈文敏,希望他能把广彩事业发扬光大。

“师傅醉心于广彩艺术,能静下心创作自己想做的作品,这是我们后辈难以达到的高度。而且师父一生从来都是为对方考虑,淡薄名利。他的作品和为人,都向我们传递了传统文化的真、善、美和精、气、神。”

四十年间,陈文敏带徒授艺1000多人,主持设计广彩作品1000多件(套),对广彩做了大量的挖掘、研究、恢复、整理,代表作被故宫博物院及多家博物馆收藏。然而陈文敏认为,广彩的传承和发展,也遇到了一定的困难。1998年,在国家“抓大放小”的宏观政策下,工艺美术等行业的发展受到了一定的限制,2001年,30多家广彩企业倒闭破产,只剩下陈文敏一家工厂。加上广彩工匠们的相继退休,2005年,陈文敏的公司从两千多人缩减到几百人。而自己,也觉得有责任在广彩的文化传承方面多做点事。

2008年,陈文敏成为国家级非遗广彩项目保护单位法人,2012年,成为国家级传承人。谈到广彩的传承,陈文敏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活态传承”,传承经典是基础,但创新是关键,因为“今天的创新就是明天的历史”。“广彩的传承不能固化,而是要随着历史发展和人们发展的需求不断创新,打造产、学、研的完整链条,才能做到真正的传承、发展。”陈文敏介绍说,目前仍然从事广彩的匠人多是来自于家族传承,由于市场有限,即便在广州美术学院、广州大学等高校早已开设了广彩的相关专业,但学生们毕业后真正从事广彩行业的却寥寥无几。

那么,广彩的市场在哪里呢?陈文敏认为,发展“文创”产业是一个可能的路径。“真正的创新是‘自主创新’,而不是‘模仿创新’。而目前,广彩大部分的所谓‘创新’,仍然是‘模仿创新’。‘自主创新’要从造型、整体的构图设计、颜料等方面全面地创新,要研究市场需求的变化,鼓励年轻人的热情和冲动,甚至要有‘突破三维空间’的思维。”陈文敏还认为,现在广彩在传承中呈现出“精细化”的奢侈品趋势,但传承发展应该有高中低档,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才能构筑“金字塔”形的稳健态势。“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切实发挥传承人和传承保护单位作为非遗传承主体的作用,此外,在财税制度方面也需要给予更多的支持。”

据了解,陈文敏曾携作品参展“广交会”共33届次,德国法兰克福等国际博览会8次,以及2008年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等,其中有至少30%-50%是创新的产品,无论从造型、内容还是构图等方面。他还尝试将摄影融入到广彩制作中,结合图片和手绘,制作出《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望海观音》、《羊城新八景》等作品。陈文敏透露,“广彩二代”正在开发文创方面的新市场,在筷子、饰品等上结合广彩元素。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