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史:中亚的原住民

从19世纪起,西方学者的著作就常把中亚称为“突厥斯坦”,意即“突厥人的地区”。但实际上只在11世纪以后逐步突厥化了,才可以这样说。那么,在那以前居住在中亚地区的究竟是些什么人种和民族呢?

近代比较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对我们推断亚远古时期的人种分布情况,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如早在16世纪时,到印度果阿来传教的一位意大利牧师就发现了印度语言和意大利语言(也即和欧洲语言)有相近的亲属关系。以后,东来的欧洲学者进一研究印度、伊朗的语言,又发现梵语、古波斯语(Zend语)与希腊、拉丁、日耳曼和克尔特(celt)等欧洲语言无论在基本词汇和语法方面都是相同的,这就进一步证明了它们之间的亲族关系。1786年,英国人威廉·琼斯( William Jones)提出,这种相同,乃是由于它们同源。19世纪,德、法、英、美诸国的学者进一步研究了印欧语系的各种语言。德国学者波普( Franz Bopp)在1833年刊行了印度(Sankrit、波斯(Zend)、希腊、拉丁、立陶宛、哥、斯拉夫和德语诸种语言的比较语法,证明欧洲的语言和印度的语言是一来源,从而建立了所谓印欧语系的比较语言学。

正如汤因比在其所著《历史究》一书中说的,“十九世纪发现的全部语言和波斯、印度北部的语言、古典伊朗语和古典梵语,都彼此有关,好像都是一个巨大的语言家庭的成员似的。”他又说,“印欧语系在今天分散在两块彼此隔绝的地区,一块在欧洲,一块在伊朗和印度。这是因为在突厥语的传播者尚未在这里定居下来以前,欧亚草原上的印欧语的传播者曾在这一带传播这种语言。”这就是说,在远古时期,曾有操印欧语的人们在中亚地区活动。这么多的语言既然同属一个来源,那么,它们必有一个共同的母语,而说这个共同母语的人应就是他们的共同祖先。欧洲学者经过多年的研究,得出了一个大致相同的看法,即认为印欧人和印欧语的发源地是在中亚地区。1861年,德国人缪勒( Muller))把印欧人的祖先称为雅利安人,把他们的母语称为雅利安语。印欧语系的语言学家们又把这个语系分为西支和东支。西支指该系欧洲的各种语言,它们称一百为 Centum,故亦称为 Centum系统。东支指印度的语言,它们称一百为Sate,故亦称为桂林刑事诉讼 Satem系统。加上其他的研究成果,学术界就推断:里海东面和东北方的广大草原地区是印欧人的发源地,所有后来的印欧种族的祖先都是住在这里,近代欧洲各个民族所说的各种语言都是从这一语言演变而来的。

除以上语言学方面的研究外,历史学和考古学的研究也证明,最早的印欧人种的石器时代不晚于公元前2500年。他们最东边的部落约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游牧于里海以东的大草原上,后于公元前1800年前后瓦解,分成为两部分向外迁徙。一部分向东南游动,进入印度。另一部分则向西方和西南方迁移,进入肥沃的新月形地带边沿的山区。他们被称为雅利安人。所谓伊朗人也即雅利安人的变音。伊朗人当中有两个较强的部族,即米底和波斯。后来苏联时期进行的大量考古工作,再加上文献方面的记载,都可以作为证实上述假说的根据。

中亚的新石器时代属于公元前第七千纪至公元前第四千纪。这个时期的文物发现较多。在南土库曼发现哲通文化,是早期农业文化,属公元前第七千纪末到公元前第六千纪,是中亚早期农业文化的关键地区之一。除作物的种植外,新石器时代的另一个发明是牲畜的家养。中亚的克尔特米纳尔文化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这种化于1939—1940年在阿姆河北面的一条干涸的古代支流的克尔特米纳尔遗址发现,其中有众多制作精细的细石器(如刮削器、燧石刮刀、骨针和箭镞等),也发现大量手制陶器,饰有几何纹。后期阶段的克尔特米纳尔化中还发现家养动物的骨骼,说明存在一种牲畜饲养类型的经济。

南土库曼的纳马兹噶达坂,位于阿尔梯克之南,在卡阿赫卡西南六公里。该处文化遗址规模甚大,已取代安诺成为“考古之都”。根据苏联考古学家小马松的分期,纳马兹噶I—ⅡI属于公元前第四千纪,纳马兹噶ⅢⅣ属于公元前第三千纪,纳马兹噶V属于公前第二千纪前半期,纳马兹噶Ⅵ属于公元前第二千纪后半期。在纳马兹噶,早自公元前第四千纪到中石器时代,就有人居住,到青铜时代便成了巨大的文化中心。纳马兹噶遗址,也有丰富的陶器,亦为手制,有着色的几何图案。到公元前第二千纪,陶器进步为轮制,无彩绘。纳马兹噶的陶器显示多种动物的风格,表明其受到北方草原游牧文化的影响。苏联考古学家李特文斯基根据公元前第二千纪下半期南土库曼遗址的陶器特点以及草原青铜文化的墓地的存在,推断那里曾发生草原部落向定居农业部落分布地区的强烈渗入。草原居民的迁移使南土库曼某些居民集团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别是经济和生活方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表明草原游牧人曾经南迁的考古资料,曾出现于花剌子模。这就是所谓安德罗诺沃草原文化的变种塔扎巴格雅布文化。这种文化遍布于阿克恰河地区,其时间属于公元前第二千纪中期到公元前第一千纪初,是属于铜器和石器(细石器)并用的文化。细石器为畜牧部落所用,故苏联考古学家托尔斯托夫认为,在公元前第二千纪下半期,曾有人来自中亚草原,沿着阿克恰河,穿过花剌子模,南下进入土库曼斯坦、波斯和阿富汗。这种类型的文化也分布于七河流域、塔什干草原、费尔干纳盆地、撒马尔罕以及泽拉夫善河下游等广大地区。

这些地方既发现带有压制的几何形花纹或螺纹与网状纹的平底陶器,也发现各种青铜工具如镰刀、斧、鱼钩、枪尖等,说明塔扎巴格雅布人从事畜牧业和原始农业。他们比其先行者克尔特米纳尔人已有进步。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