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护清华校园安全?保安“神探”:1700个摄

李志华的话音随着手中印着“清华保卫”的咖啡杯一齐落在桌上。他在讲述担任清华保卫处处长以来自己颇为得意的破案经历。每当到了案子的关键环节,他的目光就会停在一处,双手配合案子的进程,在桌子上快速比划出一张简略而清晰的清华园地图。

“我们一直都和学校周围的店铺有很好的治安合作。24小时破案的那次,我们接到同学的报案,马上调看校园及周围的监控,发现那个小偷在一个小店刷微信买了饮料。于是赶紧找到腾讯公司,通过绑定微信的手机号码查到了他的信息。案发是下午6点,第二天下午5点我们就抓到了。”

每一次说出“抓到了”之后,李志华都会放慢语速,好像刚刚结案,一身轻松。讲到下一段案子时,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些故事的美好结局,大多是保卫处通过调看监控、长期蹲守、请求其他单位协调调查等不那么“高端”的方式获得的,有时他们还会在百度上搜索小偷的手机号。

保卫处的日常不是柯南·道尔笔下的虚幻世界,也没有《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记录的真实奇案,这里从来都没有探神,他们面对的,是更琐碎、更现实的生活。

保卫处会议室的墙上贴满了清华校园的各种地图:交通图、消防安全图、旅游观赏图……这些尽是密密麻麻铅笔印记的图几乎被李志华和保卫处的其他老师点了个遍。

“除了涵盖紫荆区、众多教室和食堂在内的学生区,清华校园还包括南边的家属区和小区。也就是说,在2万名教职工和3万名全日制住校学生之外,校园内还有1万名居民。这些居民中2/3是清华现在的职工,1/3是清华老职工的家属,加上劳务和外协人员,校园常住人口可以达到10万人。如果把来访者、游客甚至外卖小哥算进去,那么每天会有十几万人在校园里活动。” 李志华对这些校园数据如数家珍。

复杂的校区和人员结构使得保卫处很非常严格地甄别进出清华的人群。“我们要依托警方,但是很多事情还是从学校出发去做。”李志华的语气中既带有自豪,又隐隐担忧。

“我们很感谢同学们对校园治安的高度信任,但是也别太信任,还是要提高自身的安全意识。”李志华的玩笑中带着些许无奈。

清华大学治安服务大队调研组在2017年末的一次调研中发现,每学期约有四分之三的同学会遇到物品丢失的情况,而因同学疏于防范导致的案件占到所有案件的80%。

李志华提起曾经抓到的一个特别狡猾的小偷:“他先是大模大样地走进一间没人的教室,像收拾自己的东西一样装走了一台电脑。进入另一间教室后,他又看到一台无人看管的电脑,但旁边有同学在自习,于是走出教室,在角落里放下背包、脱了外衣后再次走进教室,直接把电脑拿走。旁边那位认真自习的同学根本无法察觉。”

类似的情况在图书馆、教室等公共自习区十分常见。至于黑漆漆的夜晚在紫操伺机偷书包的小偷,保卫处已经“抓”了无数。

“也就是说,在公共场合捡走无人看管的物品不构成盗窃,公安机关不予立案;捡拾行为本身不属于违法行为,但捡拾有主物拒不归还则属于不当得利。[1]这就使得‘顺手牵羊’的做法成本很低。”

李志华把这个“核心知识点”强调了整整四遍。他说大多数同学都对此了解甚少,而目前绝大多数的小偷都是在钻这样的空子。

对于此类捡拾性物品丢失案件,警方不会处理,但桂林民事诉讼保卫处作为学校管理部门,处理案件不分大小,“立刻办,连续查,早一分钟是一分钟”。这就涉及到保卫处与警方的区别和联系。保卫处有明确的定位与权限,还要处理与警方的关系。

“黑导游”这一现实问题就很适合用来理解这种权限带来的局限性。参观清华校园的巨大社会需求创造了巨大的利益空间,校内人员纷纷投入“黑导游”的行列,通过带游客进校来牟利,造成校内秩序混乱。

“做‘黑导’属于违法行为,应该是执法部门去管。保卫处不是公安,碰到‘黑导’只能批评教育,然后让他离开;如果是校内人员做‘黑导’,我都不能拒止他进校。”这让保卫处很难尽施拳脚。

疏于防范的同学遇上复杂的校园,再加上权限的约束,保卫处的治安工作常让李志华有一种“没使对劲儿”的无奈感。

“任何事情都是双向的,我们也在努力,比如治安科综合室常年24小时值班,以及即将在危险区域安放一键式报警装置,让大家随时随地可以联系到保卫处。但是也需要同学们平常提高安全意识,遇事及时报案。”李志华很期待更细小而广泛地改变。

注:[1] 如果能找到捡拾人,有相关证据,物的主人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捡拾者返还。(见《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丢东西着急,理解;但是要尊重

“有些同学一进保卫处,像是安排命令一样:我的东西是在校园里丢的,所以保卫处必须得给我找回来,而且必须要快,凡我眼前所有人现在都必须处理这一个案件,我要看任何录像必须得给我看,我怀疑谁就必须把那人给我抓来盘问。”李志华连用五个“必须”,极度克制的情绪还是没能完全掩盖住。

“沟通表达上,我们希望同学对于这些为大家提供服务的人,要给予起码的尊重。校内老师桂林律师事务所都会体谅大家,但是等到了社会上,很多学生可能会因为不懂得尊重而吃亏。”

正如上面提到的众多“必须”,同学总是对保卫处有一种极高的期待——理所应当地处理好一切安全问题。李志华愿意将这种期待看作是信任,但是它常常有些过于严格。

“很多同学可能会因为一次保卫处没有找到丢失物品的失败经历,就对保卫处的整体印象和全部工作产生偏见。”李志华很能理解这种心情,但是不得不承认,“任何治安部门都不能保证找到所有丢失的物品,即使他们非常用心。”

当校园井然有序时,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这是保卫处的工作成绩;而一旦出现问题,保卫部总是首当其冲。“做得好,没人看到;稍有不足,就会有不满。”这就使得保卫处陷入存在感的困境中,一方面他们非常希望同学们能关注自身的工作,另一方面又因为这种关注常伴随着不满而心存犹豫。

保卫处有一个联系安全管理的微信群,群成员只要有对保卫处的意见就可以随时提出来。“全校那么多人都看到给保卫处的批评、意见,一开始我们也会觉得有点脸上挂不住,但时间长了,就能习惯性地接受批评,落实改进,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李志华越来越适应并感激这种合理监督的机制。

保卫处的努力,还不止于此。他们认为同学们的不理解,还是因为大家对保卫处的工作不够了解。

“同学的迫切和正常的办案流程之间是有时间差的。”李志华讲到了办案流程中重要的一环——调看监控。全校有超过1700个摄像头,调看监控需要时刻看准嫌疑人的面部特征,切换不同点位的摄像头,还要卡好时间点;一旦嫌疑人出校门,还要联系公安局请求调看校外监控。一些小偷十分狡猾,在校园内故意绕路,甚至易发换装。

“以前有同学觉得看监控很轻松,结果他看了两个小时就晕了,直接回去等消息。所以说这需要丰桂林律师事务所富的经验和大量的时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李志华愈发明显地感受到“了解的断层”。

“信息不够透明,学生了解的渠道不够多。”李志华很诚恳地承认过去宣传工作的不足,也在寻找各种方式帮助同学们了解保卫处的工作。

目前的安全体验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式:保卫处的老师带领同学实地体验保卫处的几项核心业务——防火、交通、综合值班(包括夜间巡查)、校门守卫、参观秩序维护,感受保卫处正常的工作状态。

除此之外,保卫处今年还举办了75场宣传教育课和一次安全创意大赛,成立了学生安全文化协会,推动实现安全实践支队项目,公布了部分校园参观的数据……

“以前的同学们很关注校园安全工作,像已经成立31年的学生治安服务队,前身就是学生们为对付混进校园的地痞流氓而自发组建的‘打狗队’。我们非常希望大家能再次关注校园安全。”李志华对未来同学们的关注和了解充满期待。

“室外充电桩这个事学校一直有规划。”李志华说到了关于电动车的事。“但是学校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不在校园里建。”。

即使按照相对集约化的方式,一千个点位的充电桩也要占地大概3000平方米,再加上资金和定价的问题,将消耗大量资源。更重要的是,一旦建成第一个室外充电桩,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需求不断膨胀,“最终的结果一定是‘面多了掺水,水多了掺面’。”

从最初的“小桥烧烤拆迁”,到后来的“电动车电池限充”,再到暑假刚刚发生的“车棚拆迁”,近几年一些安全政策不断成为校园焦点,本属正常的“不同的声音”常常演化为矛盾,并伴随着讨论、争议与不满。

“任何政策出台,总是会有不同的声音。问题在于如何化解。”李志华非常理解校园内部的意见。他认为在坚持大多数人利益的基础上,需要在沟通和交流上下功夫,努力化解这些“不同的声音”。

“过去很多安全政策,前期确实有大量调研、讨论和规划,但是宣传不够。”李志华反思道,任何一项关乎同学们切身利益的政策出台之前,应该进行充分的宣传和讨论,给同学们足够的心理缓冲空间,否则必然聚集起掩盖真相的负面舆论。

保卫处已经举办过一些政策的意见征求会和沙龙,努力和学生媒体、学生社团(如权益保护协会)建立常规化的联系,并计划设置面对全校师生的开放交流时间,以开拓更多关于安全政策的正当沟通渠道。“我们正在打开交流的阀门,先接收同学们的情绪和声音,然后努力地理解、有效地交流,最终希望能化解不满。”李志华和同事们在不断构想这道“阀门”的各种可能性。

“保卫处的破案率已经达到80%,提升了同学们的安全感。”访谈的尾声,李志华再次用到数据,不过这次他想表达的是自豪和信心。

容纳李志华和他同事信心的,是守护在学堂路上的两列平房,保卫处的老师们在那里办公。平房的地基高于路面,需要登很多级台阶才能进入。台阶下停着拥挤的单车,它们出现在清晨,消失在傍晚,有时会待满一个或者几个昼夜。

人们心中那些住在贝克街的探神们,不会每天起个大早骑着单车去上班,不会千万遍地走过坑坑洼洼的台阶,不会把头埋进极其琐碎纷繁的案宗和稿件,不会为了一台丢失的电脑花费半个月的时间蹲守在紫操和建馆。这些事情或许不会被人们记住,谁会把辛劳写进探神的传记?

但是探神并不能解决所有事,甚至大部分事。那些工作在保卫处的活生生的“人”,他们有局限,不完美,很为难。但他们的琐碎、掣肘和反思,却能成就伟大的探神无能为力的事。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